內委會爭議:我們是如何理解「議會」?

37th May 13, 2020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近月來成為城中政治熱話,更惹來港澳辦、中聯辦發聲。事件之始末在此不詳述,倒不如趁機探討甚麼是「議會」。

  

議員應當如何捍衛議會?教科書或網上,都沒有正確、標準的答案。但要肯定的是,議會應當是代表「民意」的機構。人民通過選舉的方式,選出與自己理念相近的代議士進入議會;在議會內,這群代議士須背負選民的意願,處理立法事宜及監督政府。一個議會的質素,並非以在立法年度通過了多少法案為標準,而是視乎其議事過程是否公平、議員是否能夠充分討論及得到基本的尊重。議事規則、內務守則的設立,原意應是方便會議進行,而非限制議員權力。

  

反觀今次內委會爭議,筆者認為最大的爭論點,不是建制派有否破壞議事程序,而是在席60多名議員有否思考香港代議政制、議會文化的起源。

  

退一萬步,根據議事規則第75(2)條,「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須由委員會委員互選產生,任期直至下一會期的委員會正副主席在該下一會期分別選出為止;若下一會期的委員會正副主席選舉是在下一會期開始前進行,現任正副主席的任期直至該下一會期開始為止」。所以,2018/19年度內委會主席李慧琼,是有權在新任主席選出前繼續為主席的。但問題是,因為李慧琼亦同時參選新任內會主席,故此需要交予主持權力予2018/19年度內委會副主席郭榮鏗。而李作為參選人,在行使權力時亦需要考慮會否直接或間接影響到選舉投票的公正性。此外,關於選舉程序時程:理論上,郭榮鏗只是主持主席選舉事項,而郭在主持時就已經進入了選舉程序,並不能暫停、再次由李慧琼處理其他事項。當然,這是香港。97年後開始就慢慢地溫水煮蛙,到現在「打橫嚟」。

  

有人說,這次事件後對議會制度更加失望,我同意這個說法。而事實上,除了立法會大會以及常設委員會(包括財務委員會、政府帳目委員會以及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之外,其他的委員會包括內務委員會的主席均不能將議員趕出議事廳。但在2011年,當時大部分民主派議員包括劉慧卿、湯家驊、李卓人以及何俊仁贊成修改議事規則,將「趕人」的權力擴展至其他委員會主席。說起這事不是翻舊帳,而是要指出早年民主派議員未能洞悉何謂議會尊嚴、也對政權留有期盼。議會應包容不同聲音,甚至不同的表達方式。而將議員趕出去,又是不是代表將民意趕出去?議會制度失衡,除了需要詬病議會選舉方式之外,也反映議員對議會精神的認知不足。

  

筆者有些政界朋友笑言,民主派初選應該加設摔跤、搏擊等環節,以測試民主派候選人在議會「動作片」的能力。筆者認為,加強議員「動作片」能力要緊,加強議員對議會精神認知更重要。最近黃碧雲事件,有一名專門狙擊政棍的網友開設Facebook專頁「碧碧Channel」對其恥笑一番,我們還希望此情此景出現嗎?



文: Jason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