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候選人入】初選之後怎樣?

37th May 13, 2020

初選的迷思

2016年的非建制派四分五裂,各個政治板塊互相批鬥。從熱普城、本土、自決、激進到傳統泛民,派系內外互相鎅票,「射落海」成為關鍵字;動員策略選民的「雷動計劃」亦宣告失敗。最終非建制派選票分配不均,無法將選民的支持轉化為足夠的議席。

來到高舉「不割蓆、不分化」的今天,多個政治板塊終於在初選下團結,力求實行議會攬炒。然而,35+亦有其暗湧:儘管投票率高漲,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得票只有 57%,未及傳統的「六四黃金比率」(即民主派得票六成),卻在選舉制度扭曲下,造就民主派所向披靡的假像。

「初選」的競爭,促使候選人凸顯分歧;但在暴政當前,要實現立會過半、重新動員港人,整個非建制派都必須接受初選的「分化」誘惑。唯有善用初選,以動員取代分化,我們方可持續結合力量,在選舉和抗爭路上,繼續團結前行。

投票的理論

西方的投票理論,主要以社會學觀點(Sociological)及政治定位為本(Positional),分別指出政黨對個別群體的動員,和政治主張對得票有決定性影響1。因此,要動員最多選民,非建制派必須接觸香港的不同群體,並廣納政治光譜上的意見。

凝聚社會群體

不同社會群體往往以共同的歷史、社交網絡與利益相連,透過內部的討論與動員,鞏固主流觀點。 Elff(2007)就指出透過社交網絡,對政治較有認識、又為群體「自己人」的意見領袖可透過認知動員(Cognitive Mobilization),減低選民尋找及分析資訊的成本,增加投票動機。2

民主派各政黨的論述與選舉策略亦以不同階層為目標:蔡子強在分析2016立法會選舉得票中,就發現公民黨在大型中產屋苑得票較高,主要紮根基層選區的民協等則在公、居屋選區表現較佳。3 社區樁腳和團體網絡外,更有以社交媒體與社運圈子為本的本土自決派候選人,社會群體與連結多元。踏入2020,工會、學界、黃圈等加入,進一步碎片化的政局儘管不利大黨、大台,但就是因利用各方的身分和網絡動員大眾,才成就香港史上最具動力的社會運動。

初選容許民主派不同陣營、在不同社交網絡與群體佔優勢的議員動員各自的支持者,是一場對民主派動員能力的「大閱兵」,若趁這機會審視民主派受眾,可凝聚成更大的社交網絡,連結各方力量。尊重「無大台」的原則,初選勝選的候選人亦應以平等、民主的參與方式,與其他社會群體合作,擴大選民基礎。

擴闊政治光譜

相信各位讀者對政治光譜已有認識;可影響選民決定的除了光譜,還有候選人對不同議題的立場。然而,選舉時間之短意味著選民於政治光譜及議題上的定位改變有限。無論是溫和民主派、本土、或獨派,都必須認清:在選舉前嘗試「屌醒」選民,改變其抗爭想像十分艱難;雖然初選的結果,就是最貼合抗爭陣營整體民意的結果,但勝選人也不應認為選民理所當然會「含淚」投票給自己。

因此,初選除了起篩選候選名單的作用,也應是抗爭陣營的大型民意調查。無論何者當選,候選人亦應吸納光譜上更多的選民,如擴張原有論述,向選民關注的不同議題和落敗者主張靠攏。(不過,議題和形象建立需時,選民亦應接納初選勝選人的難處,放下固有印象與仇恨,以更正面態度迎接候選人的改變,同時加強其「轉軚」的誘因。)

社會運動的動能往往來自於身分認同、得到的正面情感與集體認可 4;候選人若與其他陣營迅速割裂、排斥初選落敗者,只會「贏了路線之爭,輸了認同感」,導致分化和失落,變相令運動進一步降溫。因此,候選人要改變時應循序漸進,以同時維持運動能量,推進長遠進化。

除了幫助達到35+,初選有望超越35+:若候選人能放下自身利益、團結一致,它將可成為抗爭勢力加強聯繫、擴大網絡的重要催化劑。希望各位香港人勿忘初衷,擺脫港式比例代表制、獎金爭奪戰的利誘,承繼我城11個月來的憤怒和力量。真正的「不割蓆、不分化」絕非要求選民含淚投票,亦非批鬥某些政客。只有在平等的討論下不斷進步,我們才可真正光復香港。共勉之。


1 Clarke, Harold D et al. 2004. Political choice in Britai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 Elff, Martin. 2007. “Social Structure and Electoral Behavior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The Decline of Social Cleavages in Western Europe Revisited.”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5(02): 277–294
3 【立會選舉評論】各大政黨不同階層得票率剖析(文:蔡子強、陳雋文)2016年9月15日
4 Jasper, James M. 2011. “Emo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Twenty Years of Theory and Research.”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37(1): 285–303.



文:E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