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業黃店的倔強與溫柔

38th May 20, 2020

上旺角中心二樓,穿過時裝檔,是食店。其中,「果然」的燈箱招牌閃爍,砌出簡約風的台茶樽與橙黃水果。招牌旁,有隻連豬氣球抱著餐牌,等客人點單。

2019年,初創企業「果然」經營滿一年,剛開始收穫回報。9月某晚,兩位店主一拍即合,將店面的明星應援裝飾撤下,換上了反修例海報。自此,「果然」Instagram也一改休閒風格,過往佔據主頁的產品宣傳、活動通知,盡數變成黑、紅、黃的文宣。

「相對於我們的風格,文宣有點唐突。其實作為生意人,宣傳上應該以產品為先;但『果然』兩個創辦人在香港土生土長,那時我們認為,不必時刻讓金錢先行。一些正確的、自己堅持的事,可以『做咗先』。」老闆一號這樣說。他經歷過雨革,了解抗爭的無力感;相對於「似乎出於個人力量」的武力抗爭,文宣戰線匯聚的,是「眾人」的力量。亦因覺得手足做文宣可能危險,老闆便把店面改裝成「文宣站」,讓文宣有穩定的擺放點。「果然」,就此成了「黃店」。

表態,有好有壞。「果然」飲品杯上貼著的「約定你,煲底見」,就是換了幾間廠商後的結果。由於膠杯廠商大多在大陸設廠,「果然」在產品上加添抗爭字句的要求被回絕。若想替同路人打氣,老闆需另印貼紙,再人手貼落膠杯,成本變相增加。小店規模不大,兩位老闆要打另一份工幫補租金,請了兼職幫忙看鋪;工餘駐守店面的日子,試過被異見人士騷擾。「有次,有人在店外徘徊,大聲指自己在某些襲擊事件中『都有出嚟斬人』。」這為老闆帶來的,是無奈多於懼怕——「堅持正確的事,不需要怕。我們更擔心員工上、下班時的人身安全,當時立即增加了兼職人數。也有次,店面出現南亞裔人士,望了文宣很久,言語恐嚇店員。」

人心冷暖

說起店面文宣,老闆笑言:「起初我們沒放很多,只有幾張。大部分貼紙、畫作都是手足經過,自己佈置的,就像很多人在幫忙粉飾店鋪。」表態加入本土經濟圈後,老闆二號感受到同路人的暖意;他發現少數客人平時不喝台式飲品,純粹是為了撐黃店而逼自己消費。「好窩心,但又好矛盾。其實放下心意卡就好,『心照』。」

本土經濟圈亦確為「果然」帶來了收益。幫襯黃店是無論身份地位、每人均可參與的行動,老闆指出同路人在旺中消費,會優先選黃店光顧,凝聚了支持力度。從其他黃店店主口中得知,這種新消費模式確有幫補。日前「五一黃金週」,首兩天「果然」飲品銷量明顯拔高,兩位老闆都沒料到。

然而,一場武漢肺炎,讓「果然」花兩年創立的品牌「一朝喪」。老闆坦言本來收入已不多,疫情最嚴峻時,旺角人影寥落,開鋪如賭博。有客人了解店鋪窘況後報料,小店登上告急黃店之列,卻終究支撐不住。5月30號,「果然」將結業。對此,老闆一號表示:「黃店『告急』是有用的,但作為過來人,我會勸有需要的黃店盡早出聲,因為告急後的回饋延遲長。」採訪時望著排隊買飲品的人龍,記者只覺可惜。

對於關係密切的本土經濟圈,老闆二號有幾句話說。「經濟圈中有『過於集中』的情況。同路人傾向光顧知名度高的黃店;某些黃店無人知道,或人們經過知是黃店便算。要分散投資——經濟圈範圍很大,我們只是其中一個點。」去年12月,「果然」就曾在店外貼出啟示,呼籲顧客光顧為抗爭籌款的鄰店「唇茶」。老闆一號補充:「黃經圈也不單有食店,需要融入生活。希望手足每時每刻都優先考慮黃店——這很難,故要持之以恆,養成習慣。」

談及兩年心血結業,老闆神情豁達,採訪間,更與記者分享自己收藏的文宣(「有啲手足會親手畫畀我哋,好靚」)。關店後,「店主」的身份不再,老闆一、二號都指會繼續支持抗爭;從開張、加入黃圈到因武肺結業,希望本文能如被老闆珍藏的文宣般,記下兩位同路人是如何掙扎過。



文:Y;訪問:清泉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