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與寫實主義之爭——黃頭盔的象徵意義

38th May 20, 2020

遍地開花、大大小小的抗爭插畫上,都不難發現身穿黑衣、頭戴黃盔的身影。有趣的是,有發過夢、看過新聞的都會知道,「前線」早已不屑戴十元八塊一個的廉價塑膠製黃盔(每逢看見戴著黃盔的抗爭者,更是對其嗤之以鼻,嘲諷其為「cosplayer」)。6月時前線的裝束,到今天演變成了文宣中抗爭者的象徵;為何文宣總愛以不合時宜的黃盔代表抗爭者,而不使用較符合運動實況的黑色戰術頭盔?又為何大眾會欣然接受這種與現實不符的描繪?今天我們來用藝術的角度,去解釋這奇特的現象。

用黃盔的原因之一,當然是要讓文宣符合一般人對抗爭運動的想像。在大眾的記憶中,612是「第一次流血事件」,也標誌著勇武抗爭的開始。這天,無數少年走上街頭,他們裝備之簡陋,與警察之全副武裝形成鮮明的對比。一幕幕新聞畫面中,黃盔少年持傘直面催淚彈,這種以弱鬥強的印象,早已深深烙印在香港人的腦海裡。到6月16日,200萬人統一穿著黑衣上街,更讓黑色成為整個運動的標誌。不僅如此,黑衣黃盔更成了市民大眾對勇武的想像。

說到黃盔的象徵意義,當然不得不提Panofsky先生的圖像學(Iconography)。圖像學是當代藝術研究的一個熱門理論,研究範疇包括圖像的外在形象和內在意象,即色彩、輪廓、故事、及引申出來的象徵意義等。黃盔豬嘴既是前線象徵,畫家便樂於利用這方面的聯想,製作更多能讓觀眾產生共鳴的作品。觀眾習慣加上文宣組不斷製作,不斷循環,這種前線等於黑衣黃盔的藝術呈現,便讓大眾有司空見慣的感覺。

藝術表達不一定反映實況。除上文提到的聯想及象徵意義外,站在藝術角度考量,顏色較突出的黃色及粉色能與綠衣防暴造成鮮明對比,又更能吸引觀眾的眼球。

再者,便是黃盔與黃絲之間的聯想。「黃絲」的概念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產物,時至今日,黃色不僅代表政見,更象徵一種追求自由的意識形態。雖沒明言,但當看見示威者頭戴「黃」盔,受眾會自然產生「黃絲」及「爭取民主」的聯想, 滿足了人們對抗爭者的期待。能夠走上街頭,甚至是前線的抗爭者,必然是人們想像中的「深黃」,如能看到他們配戴如此富有象徵意義的黃色頭盔,身體力行的延續這場運動,是對抗爭運動的情感投射,這個畫面同時賦予整個畫面美觀和意義。

《兄弟爬山》(上) 一作,明顯是致敬Delacroix的《自由領導人民》。兩者中央的人物明顯都不代表真實的抗爭者,而是整個運動的信念和寓意。在藝術研究上,兩者都可歸類為Allegorical figures,是對革命理想化的一種表達。

從文宣中對抗爭者的呈現方式,我們可以看見象徵意義與寫實主義之間的拉扯。不難發現,黃盔是對抗爭者的一種理想化表達。文宣中的「勇武」形象,承載了整個黃絲陣營對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與主張以武制暴的真實「勇武」,則未必一樣。在觀察文宣如何描繪抗爭者的同時,我們也該小心,不要墮進理想主義的陷阱裡。畢竟,理想化的美學容易使人陶醉,令人忘卻真實,忘卻那些血淋淋的畫面。 文宣是藝術,和表達一樣,是一個公民社會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文宣也是時代的記錄,記下了歷史、記下了人們的所思所想。下半年,願香港人勿忘初衷,所求皆遂。



文:Valino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