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再次勇武之前

39th May 27, 2020

面對政府又一次壓迫,大家都有重拾勇武抗爭的準備,但又是否有相應的心態?

勇武行動,出了甚麼問題?

重返街頭之前,我們必須先思考勇武抗爭的根本目的,重新審視行動成效;亦要反省自己參與街頭抗爭的心態,辨析它是否正確。

問題一:戰略失效

勇武的首要目的是要提高政府的管治成本,逼使政府同意政治訴求。

過去,我們多次嘗試街頭勇武,有使政府暫緩修例的成功例子。不過,港共政府態度強硬,明確表明不會因街頭勇武而回應訴求;至於提高管治成本,勇武抗爭造成的損失,亦難匹敵肺炎、全面罷工造成的社會癱瘓。

勇武的次要目的是削減警力,俗稱「撚狗」。

要達到這種軍事目的,必須考慮戰術和武力強度。撇開戰術不論,現時警民武力不對等程度重歸去年6月,抗爭者對上警方,就如雞蛋撞石頭。「打狗」,是要讓一定數目的敵人失去作戰能力,縱觀過往數據,因傷退職的警員有多少?

*我們不將「保持運動熱度」視為勇武目的之一——其效益和風險完全不成正比。

問題二:心態失衡

有參與者太留戀街頭,卻沒有明確目的,只「期待會有事情發生」。參與者受羊群心態及僥倖心態影響,認為人多就沒事,這可以理解,但令參與者難以判斷行動及撤走的時機。

如今參與者的最大威脅,不是行動上的被動性,而是行動上的虛假性(pseudo-activity)——這種虛假性慫恿人們去「積極主動」,去「參與」,以遮蔽行動中的虛無。(Žižek,2008)說白了,就是「為做而做」。群眾可能認為只有參與了勇武抗爭,才是為運動付出;認為自己出街「很有用」,只要自己有走上街頭,就是有付出。這種心態,容易令漫無目的的人「走上戰場」,置身危險境地。

街頭問題,如何解決?

勇武抗爭引來多次拘捕,不住令我方選手紅牌出場。街頭勇武是一種戰術,當這戰術被多次証明弊多於利,就應尋找另一種有效的戰術。

方法一:勇武行動貴精貴專

為解決「勇武抗爭失效」的問題,我們需分清何時需勇武、何時不必。我的答案是:只有在需拉扯警力時,才需勇武。拉扯警力,是指在街頭抗爭進行的同時,有其他更重要的目標要完成,需要堵塞或是拉扯警力的支援:如去年中大理大等大型戰役時群眾「遍地開花」。在這種情況下,出動街頭勇武才是有效的。

當我們了解到在港共政府下,民主、自由和人權根本無法得到保障,我們就該意會唯一能爭取五大訴求的方式是獨立。既然現今的武力程度無法達成目的,除了考慮以專門技巧提升武力程度外,勇武力量也許應更專注於獨立事業,為獨立增強武力儲備及實力。

方法二:辨清心態

一切取決於目的——永遠不要盲目地走上街頭,這是危險的。唯有有目的的勇武,才是揮向敵人的一把利刃。不勇武,仍有其他地方可以出力:群眾必須突破固有心態,不把勇武與和理非的工作二元對立。同一身份參與不同的活動並不衝突,「和勇」二職,可隨時勢切換。

街頭勇武付出良多,要貢獻抗爭,卻不只有這種方法。一些努力是沒有畫面的——參與「幕後」的活動亦不代表退步,重要的是在自己崗位上盡責、做有效的事。

讓我們在走上街頭前,都有更好的準備。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