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洗腦

39th May 27, 2020

早一日,拜聽到「曾經有機會」做特首的利豐集團兩位馮老先生演說,聽後只可以說老先生真的老了。

會內,兩老如街頭巷尾的老伯般將短期長期風險和應對說了一次,大意為——各公司的成本控制和各國的GDP、通漲控制等都要有中國才可行;中國是所有原料供應的大國,是世界產業鏈的一部份;有14億人口,是其中一個具有高購買力的國家,經濟增長一定要依靠中國,世界不能沒了中國。

心寒。所有論述都是中國式的金錢洗腦,倒果為因。如果這是風險管理,也不是不能理解利豐的業績低迷、股價低殘、被私有化。希望兩老是有心扮蠢,不是真心蠢。

中國經常用14億人口的購買力吸引外資投資,但印度也有13億人口,如果人口等如購買力,印度一定是比較富裕的國家之一,但事實不然。而以勞動力和成本考量,中國不是沒有代替品。原料供應和勞動力,東南亞市場多得是,縱然市場不成熟,但肥水不流別人田,東盟市場不一定要跟中國分享。

金錢離不開政治,政治離不開金錢。

今次中國引爆疫症世界大流行,又再將罪名加於各國,先行一步跟世界各國找碴,政治上已經是國際小流氓向現任國際警察挑戰的局面;加上「國安法」明顯向舊世界盟主臉上扇了一巴掌,可以說在世界政府層面已經聲名狼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大國也已經明白,中國不可信、不會守協議,基本上不會再讓中國坐大。

中國被國際社會排斥,已成必然。外國投資者,不會不管理這國與國之間的政治風險,因為他們明白各國政府會有一系列法律,限制於中國投資;中國的外資投資總額必然下降,對中國貨的購買必然下降,對中國原材料的依賴也必然下降。

國家的經濟重點是融資與投資,融資與投資看似不相關,但其實是一體兩面,而先決條件正是政治和法治。例如菲律賓在50年代到80年代曾是亞洲金融中心,梁錦松和曾俊華也曾到當地學習和工作,但隨著馬可斯(Ferdinand Marcos)專政,政治包庇下,貪污問題變得非常嚴重。國際商人認為菲律賓法律未能保障其財產,所以令國際投資開始轉移到亞洲其他地方,一代亞洲金融中心亦走向沒落。

其實國家也是一個經濟主體,兩國關係會產生國與國之間的投資和主權基金的投資,從而影響國內的再融資制度、匯率制度和稅率制度,這全部都是政治和經濟的互動影響。而中國不停挑戰和衝擊國際社會的價值觀和國際政治局勢,必定引發反中國浪潮。

沒了國際社會支持,沒了世界性的經濟投資,中國只是一個「有14億人口的強國」,真希望到時還有錢可賺,而不用吃草。

這不是經濟問題,是國際政治問題。

瞓醒喇!各位廢老先生!

文:The Uncle from U.N.C.L.E. (United Network Command for Laws and Enforcement)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