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被香港警察謀殺身亡,半年

39th May 27, 2020

2019年11月4日,為了保護警畜徐岸暘的婚宴,大批警渣大舉出動。深夜,一名青年從尚 德停車場離奇墮下,當救護車接報到場後,警渣以封路為由,拒絕救護車入內對重傷青年 進行救援。最後事發逾廿分鐘,才有救護員成功到達現場。

2019年11月8日,半年前的今日,周梓樂同學經數日搶救無效後去世,享年二十二歲。

事後,香港警渣不但否認有阻礙救援,同時否認事發時停車場有警渣存在,惟其謊言被一 連串證據推翻。創傷科專家亦指出,周同學「右邊盆骨的髂骨翼骨折,內髂動脈撕裂,估 計盆骨傷勢是從側邊受壓(lateral compression)引致;而手腳沒明顯傷患,也沒有被子彈 射中或被棍打過的傷痕」,估計「墮樓前已失知覺」。

半年過去,案件沒有半點進展,因為兇手正是香港警察,他們當然不會面對。

我知道,很多證據都已經被毀滅,真相可能永遠沒有水落石出的一日。

不知道從公開的資料中夠不夠說服大家,但我是確信,周梓樂是被香港警渣所謀殺的。

從那天開始,我們的口號由「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變為「香港人,報仇」。 香港警察親手殺害了我們的手足,制度不彰,公義不顯,報仇是理所當然。

「香港人報仇」其實是好高規格的口號,也不能只是流於口號,因為牠們是切實地殺害了 我們親友的仇人。

自此之後,有些手足向著更高規格的裝備發展,有槍有炸彈。每次有警渣說發現爆炸品或 在邊位邊位手足身上搜到有槍,直播中的網媒底下,總會有堆人留言說「插贓嫁禍」、「 自編自導自演」之類,其實我每次都想說:他們是真手足黎,也不全部是警渣在做戲。

過去數月的探監經歷中,其實探的有堆手足都是同槍或炸彈有關,他們經常笑言:「預左 割啦,我咁癲」。其實我一路都想講,如果佢地真係做左,行埋未行到果步,其實一定唔 會割,至少我一定唔會割。

自從周梓樂那夜,香港人要報仇,是一個實在的任務來。香港警畜是實實在在地謀殺了我 們一位手足。或許是多位。

如果香港人報仇,不再是口號,而是真的有手足做了,一定不割。

當然,發生了之後,事態會怎樣發展,其實無人會知,可能會更差,可能立即新彊化,但 也沒法子,也完全想不到確實的原因去阻止:香港是無可避免地朝著新彊式的一國一制前 行,差別、有變數的只是過程會是如何而已。無理由會把罪名怪罪落真的落實「香港人報 仇」的手足頭上。

同理,其實立會過半的話,我敢肯定其實結局必然會更差、香港的下場必然會更糟糕,所 謂過半會更好,一定是在說謊:北京的報復必定來得更快更直接,一國一制一定是加速前 進。

咁係咪因為要避免局勢即時惡化唔做、唔爭取35+?

對我來說,周同學被殺之後,很多事情都已經失去回頭的空間。也不是時間可以解決,半 年過去,傷痛依然。



授權轉載 文:岑敖暉 Lester Shum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