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as are Bulletproof. Ideas are our Bullets.

39th May 27, 2020

經歷350天的時代革命,我們似乎又到達了一個「終局」。人大越權立《國安法》,「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徹底撕破面皮,從北方侵襲的烏雲,頓成一場暴風雨。

【1. 民族意識】夜愈暗,天愈亮

要成就真正的時代革命,我們需要的不是嬉笑怒罵,非公正的法官,更非虛假的自治和憲政。堅定的民族意志,才是對抗極權、實現民主的關鍵。

1939年,波羅的海命運被帝國強權制訂的條約奠定:《蘇德互不侵犯條約》表明德國將允許蘇聯入侵波羅的海,開始70年的不合法殖民。政府透過「以民族型態宣揚社會主義意識」(Socialist message in National form)的政策渲染官方思想,1 到1991年,愛沙尼亞國民中更有三成為俄羅斯人。2 然而,波羅的海三國人民透過靈活變通的策略,在蘇聯的民族塑造和人口殖民下保全了意志,依然以堅韌的民族意識戰勝蘇俄。由1940等到1991,黎明終於在「歌唱革命」中升起。圍繞海岸的自由之路人鏈,亦成當代歷史的傳奇。

【2. 集體意志】自主意志,普照我城

極權令我們面臨苦難,但正是集體的苦難和威脅,令民族意識重新結晶,建立集體意志。芝加哥大學學者Dan Slater曾指出,爭取民主的抗爭本質上是一場政治力量的戰爭,然而往往以象徵之爭(symbolic war)的面目示人,以道德號召抗衡政權。透過包裝民主訴求,抗爭者可連結大多數人的集體意志,以情感的力量令一代代人為民主獻身,追求集體使命;更促進政權內部不滿,將槍口對向當權者。3

1983年,菲律賓反對派領袖阿基諾二世遭特務槍殺,震驚全國人民。菲律賓人民聯想起1896年被西班牙處刑殉國的獨立英雄黎剎,把民主運動與過去爭取獨立的歷史連結,建立集體意志。天主教教會亦連結民運,以宗教力量動員人民。然而,極權打壓不斷,阿基諾夫人儘管獲民主派一致提名出選總統,仍在舞弊和暴力下落敗。直到三年後,軍隊發動政變,神職人員和反對派電台動員人民支持叛軍,民眾湧到街上,令即將失敗的政變演變成一場群眾革命。面對民族和道德感召的崩塌,總統馬可斯最後在電視上命令禁止軍隊射殺示威者,屈服於民族之下,實現民主變革的歷史任務。4

終局未臨

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 邱吉爾

《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指,民族透過共同的歷史連結,建立自己在時代中的定位,從而尋找自己的歷史使命。 5 香港民族的情感力量,在社會中一直承傳。在300多天的時代革命後,光復香港已成香港民族的集體使命。在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中,我們必須把握機會,將自決自立的意志確立在香港人的基因中,將香港的民族意志傳承下去,點燃民主自由的火把。

願香港人的勇氣與智慧永遠不滅,街上見。


參考資料
1 Slezkine (1994) The USSR as a Communal Apartment, or How a Socialist State Promoted Ethnic Particularism.
2 Laitin (1991) The National Uprisings in the Soviet Union.
3 D. Slater (2009) Revolutions, Crackdowns, and Quiescence: Communal Elites and Democratic Mobilization in Southeast Asia.
4 Hiers, Soehl, Wimmer (2017) National Trauma and the Fear of Foreigners: How Past Geopolitical Threat Heightens Anti-Immigration Sentiment Today.
5 Anderson (1991).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文:E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