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老師的自白

39th May 27, 2020

一切,還是要追溯到2019年6月,當時有文化界在政總外發起絕食明志,有人在Facebook問到可否帶血壓計到金鐘,對方問我是否有用TG(Telegram),從那時開始,就靠著TG踏上抗爭路。

6月15日梁義士於金鐘太古廣場一躍而下,自此TG公海常常有年青人有輕生的念頭,當時我在想,除工作外,我在想是否可以為他們付出更多。每天也會與兩三個年青人閒聊,他們都很純真,當時,我看到香港還是有希望的,至少年青人還是有熱誠的。

7、8月期間,遍地開花,有急救證書的我為了再為運動多行幾步,就匆匆找來反光衣,整理好急救箱,沒有想太多也沒有顧及太多就走出去,那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後勤方戒備,而早期FA也不是黑警所針對的目標,所以有時更會充當輔導的角色,因為我看到很多小小的身影,他們可能只有10到12歲。雖然我尊重他們上前的決定,但總是不想這小小的身軀受傷,所以有時候都會帶他們到安全的地方,從不敢忘記守護孩子的天職。

平常在課堂上,我只看到他們在學術上的表現,雖然他們在小息時也會找我們討論,但學校管理層有強烈指引,我們絕不能說太多他們所謂的政治敏感的問題,所以只能引導學生多方了解,多方思考;但作為老師,有時只想簡單表達一下立場好像都是錯。如在社交媒體上,我們也無法如其他人一樣自由表態,深怕其他同事大做文章,甚或是惹來所謂國家領導人留意也是死罪一樣, 所以甚是壓抑。

9月至11月期間,既要上課,處理一大堆未完的工作,然後每個周末都幾乎遊走於不同的運動,現在回想起來,只記得我們的崗位已不只在後勤,眼見受傷的人愈來愈多,有時人跟物資都不夠⋯⋯再者,黑警開始連身穿反光衣的記者跟FA也出言侮辱及針對,我們隨時要逃命般奔跑,可是隔天又再背著疲憊不堪的身軀上班去。

12月過後,香港人忙於抗疫撐醫護,學校雖然停課,但中共及香港政府對教育界沒有停止打壓,最近的國歌法,國安法,突如其來的國家安全教育,中國歷史科的修訂,強行取消DSE歷史試題,上至特首下至教育局,如黑社會一直連消帶打批鬥教育界,連校長為正義發聲,也遭一班藍絲五毛無情攻擊。我作為教育界的一員,眼見中共一直以洗腦方式改變下一代的意識形態,更覺心寒齒冷。

從一開始可憐學子抗爭,直到今天可悲支共喪心。最近壓力已有點超出負荷,但想跟同工說一句,我們確實受盡壓迫,但無論如何請毋忘師訓,謹守良知,既然本著信念才入行,請不要忘記我們的初心,無論你在哪一條戰線上都請繼續堅守,守護我們的下一代和未來。



資料提供: 中文老師Miss L 筆錄: 阿失夫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