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心態:鐵般堅持,血般堅決

40th Jun 10, 2020

「既然遲早要死,為何不死得體面一些?[……]無論是死在絞架上抑或死在戰場上,這之間是沒有區別的……必須抗爭到底!」(俾斯麥,於「鐵血演說」)

革命是持久且激烈的。不要期待革命百日完結;莫望敵人倒戈相向。看完前四篇關於抗爭行動的分析,就來改變心態吧。

(一) 鐵般堅持

我們已經對抗中共政權一整年了。

這一年,特別憤怒、無力甚至是恐懼。我們愈是反抗,愈發覺共產黨早已在香港佈下天羅地網,好叫我們不管怎麼掙扎,都逃不出它的掌心。

面對如此困境,我想起了Benedetto Croce的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英、美、法作為主要動力塑造了近代民主政治發展,英國之議會政治卻自17世紀起,改良至20世紀方近完善;美國獨立戰爭曠日良久,黑人鬥爭從殖民地時期至今一直未完;法國大革命以來,其國體由君主專制、君主立憲到共和,亦歷經兩世紀風波。他國革命經歷可告訴各位,爭取民主無法一蹴而就,是漫長的馬拉松。

胡適曾說:「一個國家的強弱興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能逃出因果的鐵律。」民主從來並非天賜,無可避免地要用持久的革命爭取。今天,香港之所以還要活在極權的統治底下,全因過去的我們沒有醒悟、沒有努力、沒有抵抗赤匪的入侵。某些國家之所以有民主,則因其人民比香港人更早醒悟,更早踏上革命之路而已。各位必須明白:革命之因,許要待百年後才會萌芽。

(二) 血般堅決

自去年爆發「反送中」抗爭以來,港人高叫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但又有多少人懷著革命的決心呢?香港的革命不是遊行示威,不是表達訴求,不是與政權妥協。革命的目的只有一個:推翻港共政權,然後在香港建立一個民主政府。港共政權本身的存在,建立於侵犯港人的人權之上。若這政權不消失,民主就不會降臨。

多少人在現在這一刻還要盲信中共?還要對它心存期望,希望它能夠在體制裡改革?一個連自己人都不放過的政權,會在意香港人嗎?如今還在請求共產黨給予「一國兩制」的人,都是在自欺欺人——妄想和魔鬼做交易的人,不敢犧牲,只好出賣自己的靈魂。

在香港邁向民主的道路上,最大的隱憂不是共產黨和它的走狗,而是這些所謂的「溫和民主派」——「他們奉行的是所謂的『秩序』,而非公正;他們選擇要沒有緊張氣氛的消極的太平,而不要公正的積極的太平。他們總是說:『我理解你們所追求的目標,但我們不同意你們採用直接行動的方式』;他們主觀地認為自己可以為他人的自由設定一個時間表;他們生活在虛幻的時間概念裡,還不停地要求他人再等待一個更加方便的季節。」(馬丁路德金,1963)

我們必須全面否定中共。香港人並非不曾對中國發出正義和血緣的呼聲:國共內戰時,香港無條件接受難民;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回中國大陸投資的是香港人;每年六四,港人從無缺席。香港時常提醒中國人,反覆揭示中共的惡行,然對方不單充耳不聞,還要助紂為虐。因此,我們不得不「割蓆」——和所有擁護中共、港共政權的人割蓆,「戰即為敵,和則為友」。

革命需要盟友的支持,但不等於我們可以做「伸手黨」,一味幻想美國隊長從天而降,「天滅中共」然後香港人坐享其成。要記得,當年美國不是因為有法國支持才發表《美國獨立宣言》的,而是有《美國獨立宣言》後,才有盟友光明正大的支持。同樣地,香港人若想得到盟友的支持,就必須拿出「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如今,香港人受世界矚目。我們的敵人在看著我們,盟友在看著我們,投機份子在看著我們,就連我們的子孫後代也在未來的某個時空角落裏,透過史書觀看著我們。

你希望你的後代如何看待今日的你呢?這個決定權在你的手裡。

我則希望,在千百年後,每個讀過這段歷史的人都能為「香港人」的身分自豪。我希望他們是這樣評價我們的:「真正的香港人!」



文:蘅蕪君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