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啟迪

40th Jun 10, 2020

教育不是革命,但要成革命,必先有好教育。沒有獨立的思考,心態再好也是枉然。看完這篇文,就開始認真思考、認真學習。

江湖傳聞告訴我們,「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毀一個國家」。香港教育是否已崩潰不得而知,教育卻確實是革命要「革」的重要一環。要控制一個民族,首先要控制其思想,教育正是思想的培養皿;就如反烏托邦名著《1984》中的Newspeak一樣,政府修改字典、刪走負面字眼,令國民反對政府時也只得詞窮,可見教育之重要。

縱觀歷史,洗腦可算是極權統治的BB班。毛澤東時代的人民教育水平普遍較低,於政治上是白紙一張,其光滑無皺褶的大腦正好是思想控制的最佳材料。在黨的教育下,他們感動流涕地誦唱紅歌;諷刺的是,譏笑他們的同時,香港人亦受著中共的愛國培訓而不自知——我們曉進化,極權者何嘗不曉?2007年,中共開始紅軍小學計劃,自小培養學生愛國愛黨的情操;加上中國軟實力增強,於香港街頭操流利普通話、刷抖音的小學生絕不少見。中共的次等文化及「官方」教育,正慢慢地侵蝕著香港的下一代。

因此,要光復香港,年輕一代的教育非常重要。《香港教育專業守則》指出,教師與學生討論政治議題時,應保持客觀持平,並鼓勵學生獨立理性地思考——世上萬物並無絕對對錯。簡單如一隻字的寫法,從不同的角度看也會得出截然不同的答案。這是因為所有事物的理解都是主觀且多面向的,同時,任何角度只要有其理據,就沒有絕對的對或錯。

但極權政府往往傾力扼殺歷史的多面向。以天安門事件為例,極權中共把對事件的描述一改再改,粉飾得猶如小事一樁。她有她的觀點其實並無不可,問題在於中共不容許其他的看法存在,只允許她的見解為唯一且正確的「真相」,這便是赤裸裸的思想洗腦,企圖刪掉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要與之抗衡,我們就得謹記事物的多面性,思考時,要自覺事物並無絕對;不應盲目相信政府、老師,或任何人的那一套,而應分析資料,建構出自己的觀點。

不過,獨立思考的能力並非一朝一夕建成的。防催淚彈可用豬嘴,而防洗腦就得靠不斷學習。我們要保持思想開放,了解不同立場的看法(就連毛語錄亦有其可取)。口談革命,我們也必須明白革命的內涵,雖然不少抗爭者都已是在職人士,但也可偷閒吸納不同範疇的資訊,如哲學、社會學等,細讀之下你也許會發現,原來先哲也未必擁護自由民主(是誰就不劇透了)。網上有不少書單,教人認識政治及哲學的基本概念(如柏拉圖的著作理想國、J.S. Mill的論自由等都非常值得一看);我們更可善用網絡資源,修讀多不勝數的免費網上課程,如哈佛的「正義:一場思辯之旅」課程,又或是港台節目《哲學有偈傾》、《歷史係咁話》。

說「愛香港才走出來」的人,有時間有能力的話,可鑽研香港歷史。不少人論及香港歷史,都只是簡單一句「香港以前是個小漁港,到現在發展成國際金融都市」,又有多少人和事、血和淚被壓縮在這句冰冷的陳述中?要了解香港歷史,筆者建議不妨由徐承恩開始讀起。在學的人,也可選修一堂歷史課,想必使你對香港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

知己知彼,方可百戰百勝。大腦裝備完成之後,不妨找個藍絲觀點小試牛刀,嘗試找出對方立場的理據及論證方法,再想想他們的想法有沒有相似的例子,分析兩者的分別。最後,再配合你學過的知識,看看自己能否建構出他們的觀點的立足點。如此一來你才能真正「知彼」,而且更清楚自己在抗爭中的立場。

引用真正的曼德拉,「The power of education extends beyond the development of skills we need for economic success……」,教育志不在賺大錢,而是讓人民可以發掘自身優劣,訓練獨立思考,成為建立國家的基礎。



文:庸人、麻甩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