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期—編者的話

40th Jun 10, 2020

下筆之際,正是6月9日,回到一年前的起點。記憶可以倒帶,現實卻淹沒了回頭路,時代洪流催促著你我成長。

2019年8月17日,第一期牆紙正式面世,排版較樸素,連封面也欠奉。一群業餘新手,硬著頭皮探索抗爭刊物的可能性,一星期一本,時間永遠不夠用。不經不覺,和大家渡過了十個月的時光。封面上的數字亦由一片空白,一躍至「卅玖」。

國安法公佈當晚,牆紙內部想過去留,決定只要還剩一絲空間,我們都會繼續出版。被捕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因不值得的東西被捕。為了不致淪為抗爭垃圾,牆紙決定反思定位和方向。或許因為週刊太過急趕,大家身心俱疲,牆紙自覺不足,希望有所改變。轉為半月刊後,牆紙視紀錄抗爭為己任,兼具啟迪及推廣本土意識之效,期望以更充裕的時間,為讀者提供更仔細、深入的內容。假如內容能夠讓你得到一點啟發,我們便心滿意足。

伴著新開始,我們美術部的班主任亦為牆紙親自繪畫封面。筆下之人象徵著你我,面對刺鼻的濃霧,縱不知眼前路,仍決心前行,踏足之處,處處開花。惟望他朝一天,有目共睹,花開遍地,遍野漫山。

和你抗爭整整一年,香港人經歷了不少風雨,屢被打壓,卻決不投降。走過的路,屬於自己,也是大家的共同記憶。抬起腳,淡淡花香,讓你想起什麽?是槍炮火光、刺鼻味道、抑或窗外的吶喊?不遺忘痛苦的回憶,是抗爭;悼念,是賦予其歷史意義。

眼前濃煙密佈,無路,亦無腳印。但我們有自由,為自己、為香港作出正確選擇,不論明日如何,皆要如鐵般堅持,如血般堅決。將來,是一場持久戰,可能你我盡其一生還未看到盡頭。所以抗爭,會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金錢可以是武器,教育可以是盾牌。情感連繫本不相識的你我,即使每個人受盡各種情緒煎熬,但願坦誠溝通,能夠繼續團結你我。

普羅米修斯因偷了天上的火種偷給人類使用而被宙斯嚴懲,要他反覆經歷被鷹鷲啄食肝臟的痛苦。即使疼痛難耐,普羅米修斯始終堅毅不屈,如同我們過去走過的每一天。抗爭一週年,沒甚麼值得開心,但至少我們、你們,仍未放棄。不論是無法抹去的悲傷,還是無法撫平的傷口,雖然糾纏而痛苦,只要與你同行,還是可以長出新的力量。

39個星期已成回憶,牆紙由第40期重新計起,盼望和你走到終點。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