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國與全球風險 塑造末來20年的世界

41st Jun 24, 2020

2020年已過了一半,過往六個月,世界局勢之轉變正如Game of Thornes劇情般緊張。中國和美國各自進軍,近來英國、俄羅斯、印度、歐盟、五眼聯盟、東盟多國等都有加入之勢,未來10年至20年的世界經濟、國際政局和科技競賽,可能會在2020年內定下布局。誰人會是勝者仍未可知,要嬴取世界也絕非易事。因為不論中國、美國、還是英國,都有不同的思考方向和指標。要全面掌控政治、經濟、軍事和民心四個要素,在每一步上考慮清楚,並研究下一步的行動對為政者、國家、人民帶來有何轉變和利害,並非容易。

要明白中國能否在世界中奪得一席之地,其中一個思考方向是「中國威脅論」。而要論及中國威脅論,就要提及「中國發展論」。

於國際社會角度看,Heriberto Araújo和 Juan Pablo Cardenal在2013年New York Times 中曾以《警惕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擴張(China’s Economic Empire)》為題試圖為世界帶來警醒:

「歐洲和美國傾向於擔憂北京在南海的強硬姿態、中日領土爭端,以及中國對西方企業發起的網絡攻擊,但這一切的重要性都遠遠不如一個不那麼明顯、但更讓人不安的現象:中國國有資本主義在全球咄咄逼人的氣勢。」

當然也會有如Kishore Mahbubani一樣會以《How the West can adapt to a rising Asia》為題,在2019年TED上發表認為以「Minimalist」、「Multilateral」、「Machiavellian」方向發展,西方社會可以嬴得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

兩人的分別顯而易見,Heriberto Araújo和Juan Pablo Cardenal把中國視作一種改變世上51億人口的威脅;Kishore Mahbubani則視中國為世界的一部份,並相信能夠以合約精神和法制約束中國的行為。而從通識科的教學資料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中方對以上觀點的基本看法:

根據《把目光投向中國的演講》、《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中國的軍事戰略》白皮書和十九大工作報告中國選擇「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反對各種形式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堅持與和平發展相適應的國際關係理念和對外方針政策,包括建設和諧世界、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及奉行睦鄰友好的地區合作觀。強調中國發展不結盟、不針對第三方的軍事關係。同時尊重各國人民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維護國際公平正義。

通識科的教學資料只把各文章對中國有利的觀點列出,內容千篇一律,可是細節才是重點,舉一個例子,溫家寶在2003年《把目光投向中國的演講》中提到:

「在中國現階段,相對於有限的資源和短缺的資本,勞動力的供應是十分充裕的……。不切實保護公民的財產權利,就難以積累和吸引寶貴的資本……中國的改革開放正是為了推動中國的人權進步,兩者是相互依存、相互促進的。改革開放為人權進步創造了條件,人權進步為改革開放增添了動力。如果把兩者割裂開來,以為中國只注意發展經濟而忽視人權保護,這種看法不符合實際。正如貴國前總統羅斯福曾指出的『真正的個人自由,在沒有經濟安全和獨立的情況下,是不存在的』,『貧者無自由』。」

可見2003年的中國政府,不管外國政府如何勸喻和警告,對於人權的保障根本不可能達至外國要求。中方認為,要保障人權首要條件是國家經濟有一定程度的發展,而且要保障公民的財產權利就難以積累資本。但人權和經濟在現代社會是互不相干涉,即使今天美國、日本和英國經濟下行,這些國家的人權水平也不會下降。兩者的意識形態,不相同、相違背,要中國走向西方社會根本不可能,兩者之間的相撞對現代社會正是一個威脅。

再者,我認為更大的中西分別是在於家國觀念上。第四十四任美國總統Barack Obama在給國民的最後一封信內說:

I wanted to say one final thank you for the honour of serving as your 44th because all that I’ve learned in my time in office, I’ve learned from you. You made me a better President, and you made me a better man.

總統是一名服務國民的國家領袖,而國家是因為國民而存在,跟《孟子》「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理念十分相似,國家是為了維護國家內和平,和守護國民的自由和財產的存在。相反中國政府把「沒有國,哪會有家」的理念先行,要國民為國家奉獻一切。原本兩者也無不可,可是在人權的認知差異,令共產主義對現今民主社會的價值觀產生對抗,而這一種對抗才是真正令到現今社會受到意識形態威脅。所以中國的「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不會是和平的道路,「中國發展論」從根本上不成立。

如果明白中國的「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是以「沒有國,哪有家」的理念先行,經濟在前,人權在後,沒有錢就沒有人權,並且是由特權階級──共產黨所統治,我們可以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20年全球風險報告》,審視過去六個月發生的事件,同時想像一下中國的行動對世界帶來的結果。

根據報告內容,儘管2019年底達成「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可是受訪者並不認同經濟緊張局勢會停止,其中78.5%的人認為2020年「經濟對抗」將會加劇,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損害了兩國經濟和全球經濟前景。

這種緊張關係可能在2020年造成7000億美元的產出損失近乎整個歐盟因2008年金融危機而損失的GDP── 7570億美元。

2017年,普京說:「人工智能這個領域將成為世界的統治者。」人工智能是中國當前的科學和技術發展五年計劃(2016-2020)和「中國製造2025」產業計劃的支柱,使其成為國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中國亦大力鼓勵企業投資人工智能。在美國,美國國防部聯合人工智能中心最近要求將其預算增加三倍,達到2.68億美元,理由是中國和俄羅斯的AI能力迅速發展,發展人工智能是當務之急。人工智能已成為競爭性地緣政治的新領域,而人工智能正急需要一套通用的全球安全協議。

78.4%受訪者認為當前正處於地緣政治變革時期,隨著下一個地緣政治時代的輪廓開始浮出水面,對於權力分配將在那裡安定下來以及影響將如何浮現出來,仍然存在不確定性,但是恢復到現有秩序可能性不高。如果利益相關者試圖浪費時間,等待系統返回到舊有秩序,他們將會錯過應對關鍵的時機。

與貿易緊張和技術競爭有關的地緣政治動盪是全球社會更大風險的一部分,即美國和中國脫鉤的風險。無可否認,兩個國家對於世界的影響舉足輕重,美國和中國,這兩個國家加在一起佔全球GDP的40%以上,亦是世界上排名前兩位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因此,擴大全球經濟、應對氣候變化、實現科技進步,全取決於這兩個國家的行動。

可是,2020年,世界因武漢病毒而改變。各國封城鎖關、敘利亞達成停火協議、英國約翰遜竟也「中招」。同時世界風起雲湧,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開始,翌年美、英各帶頭避免依賴中國科技、到近期「Black Lives Matter」運動開始。

2020年上半年,我們一起經歷最跌蕩起伏的上半年,下半年又會如何呢?



文:The Uncle from U.N.C.L.E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