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思潮 1 - 追本溯源 尋找香港民族

41st Jun 24, 2020

此專題將於連續三期連載,旨在以文宣和論述,結合與國是學會以及獨立學社成員的訪問,梳理獨立思潮,普及本土思想。

香港民族,在於重拾作為香港人的尊嚴。

    「生了混血種小孩子,中國不當他是國民,同時他的父親的祖國(英國)也不容易算他是國民,因之徘徊其路左右為難,只可一輩子留在香港,做了他們母親的犧牲品罷了。」
    ——陸丹林:〈上海人眼中的香港〉

回歸後的這代香港人從小背中史、讀《論語》、唱《義勇軍進行曲》、望著五星紅旗一次又一次升起,卻從沒法說出一句:「我係中國人啊屌!」

千禧後的獨立學社成員 Rick 面對香港民族的這個命題,毫不猶豫:「香港人嘅身分其實好自然,生活上已經見到我哋同中國人有分別。小五六已經聽緊『核突支那Style』,覺得中國人就係入侵者。」

談起生活文化,國是學會的阿是則認為,香港的本質就是中西匯合,甚至融入日本、韓國文化,將各家大成合為一體,建立本土文化。因此,「香港民族」不代表要禁絕普通話歌,或將中華文化的聯繫消滅,而是小心劣幣驅逐良幣,傳承多元價值。

要說香港民族的故事,其實也不必止於文化。

建構香港共同體

1842年,是中國的恥辱,亦是香港的開始。「喪權辱國的協議」訂立,一個面向世界的海洋城市誕生。自此海洋的傳統族群、逃離政治迫害的中國遺民、西化的華人在獅子山下共存,在中英帝國之間如流水般斡旋。買辦階級在大清凸顯自己西化身分,以幕僚身分引入先進技術;面對港英則以華人身分自居,成為立法局議員和太平紳士。「港」「中」雙重身分,成為精英上流的籌碼。

到1920年代的粵港大罷工,港中矛盾終於浮現。1925年,國共兩黨發動全國大罷工聲援北伐,並向港英政府示警。曾經支持革命的精英就選擇站在本土一方,與港英結盟。華商和街坊組織建立自衞團,義務填補罷工人士的職缺,更成立特務團、加入皇家軍團和輔警。本地精英間的利益共同體就此確立。

到中共建國,港中區隔更為突顯。昔日社會價值、舊儒家文化在中國飄零變質,令朝思暮想的「家鄉」不再,香港人自此也只能透過書本,幻想一個早已消失的「虛擬中國」。同時,急速現代化的經驗、現代社會的共同生活習慣亦逐漸形成。既失過去生活,又獲新的活法,香港人獲得了屬於自己的身分認同。看著李小龍在懷緬的故鄉打功夫、聽著羅文唱「理想一起去追」,香港人在香港的道路上邁步前行。1 無論中英角色定位如何改變,我們依然靠自己一雙手,以勇氣和智慧締造一個個奇蹟。

事實是,無論故鄉,無論出生地,只要你以香港為家,面對在帝國隙縫之間求存的經歷,你就是共同奮鬥的世世代代之一。「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無論你是50年代南下的難民,還是今天在暴政逼迫下遠走台灣的手足,只要依然追求這片土地的福祉,你就是共同體的一分子。這就是香港人的共同使命。

屬於我們的身分

今日北方強權壓港,香港人的共同體終於覺醒,成就香港民族。國是學會的阿國說:「一連串嘅社會運動其實就係一個集體經歷,令到香港人可以產生情感上嘅聯繫,成為身分認同嘅助燃劑。」當革命之火連綿,香港人終於尋回共同的過去,指向我哋共同的未來,重新想像香港這一片土地。

國是學會的阿是就將香港民族覺醒視為重奪主導權的時刻:「2019之前我哋都只係會不斷反對,不斷否定。今日我哋終於有一個正面嘅議程,當我哋見到我哋嘅自由,同佢哋嘅自由唔同,甚至我哋嘅文化、我哋嘅民族都唔同,香港人就要行自己嘅一條路,係正確嘅第一步。」

喚醒香港民族,就是建立只屬於我們的身分,向世界大聲宣告:世界上,只有我哋係香港人。找到只屬香港人的情感聯繫,我們方可自信、自立地走一條屬於自己的民主路。

獨立學社Rick的政治啟蒙,亦源於此:「見到六四,我都會覺得中共好仆街,但係對所謂嘅中華同胞就無咩聯繫,因為好直觀噉見到我哋唔同,所以會對中共憤怒多過悲哀。但係721見到香港人比人打,我就會喊,覺得點解香港人要咁悲慘,我發現自己對香港人嘅情感係切割唔到。」

由一個純屬想像的共同體,香港民族從一個論述成為社會現實(social reality),在壓迫和苦難下找到自我實踐。兩場訪問,國是和獨立學社的成員都不約而同覆述梁繼平的這一句:「真正連結香港人嘅,係痛苦。」

再多歷史,再多文化,其實都敵不過那些夜裡的悲哀和痛苦。

將民族化為政治

找到屬於自己的身分,連結香港人的苦難和情感,我們終於認定自己的身分。

問到支持獨立的原委,獨立學社成員Rick只回答兩個字:身分。「根本上,民主中國就唔係我哋呢一代想要嘅野,我哋同黑龍江人追求嘅、爭取嘅都唔同。我哋要嘅係香港人值得擁有一個屬於自己嘅國家。如果中國有民主,我哋重返中國,無咗區隔嘅時候,你又會唔會想為中國貢獻,將佢建立成一個民主自由嘅大國?」

一個民族的自強,就是爭取屬於自己的空間。民族主義的定義也不過如此:政治單位與民族理應一致,而當權者理應屬於民族。 2

我們是混血種的小孩。既不屬於英國,亦不屬於中國。與其徘徊其路左右為難,不如自信地確立自己的身分,自立自強。


1 徐承恩《思索家邦: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2019)
2 Ernest Gellner “Nations and Nationalism” (1983)

特此感謝國是學會阿國阿是和獨立學社Rick接受訪問,令本專題得以寫成。願三位智慧和勇氣不滅,續為我城點燈。



文:E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