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監視者住進心裡

42nd Jul 21, 2020
  

自7月1日國安法以中共式「投票」通過起,港共政權開始以條文恐嚇民眾,「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等有關口號,嗌一句就犯法,引起不少民眾惶恐,紛紛清拆文宣、清空社交帳戶好友。筆者並非要指責以上行為——抗爭地下化及增強自我保護意識方是長期之策;然而,請記住,自我保護不等於自我監控。

  

願榮光可以唱,就別唱數字歌;手勢可以舉,就別自砍指頭。如果你會生育下一代,請教導他民主自由的可貴、告訴他這些年發生的,不要害怕;如果你打算移居海外,請你做最多的宣傳與文宣,別安逸地踏著在囚手足受的苦難。該做的事,繼續去做,只是要更小心一點,別把自己困在無形的圓形監獄中。

  

圓形監獄,是一個個囚室沿著圓周而建成的環形建築,圓心坐落一座有單面玻璃的監視塔。換言之,所有囚室均面向著監視塔,所以只需安排極少數獄卒,便可觀察所有囚室裡的人影。監視者能觀看一切,但不會被囚徒看到;同理,被監視者徹底地被觀看,卻不能看見監視者。於是,囚犯永遠無法得知自己是否正在被監視,惶惶不可終日、長期保持秩序。

  

「因為永遠有人看著你, 因為永遠被人看著, 所以能夠使人保持紀律, 永遠馴服。」Foucault 在《規訓與懲罰》一書中,將這種全景監獄結構引伸為「一種無所不能且又隱蔽的權力機制對社會實施監控和管治」。國家機器以種種「社會規範」建立紀律、守制的觀念,以此將人塑造成為一個個被馴化調教得整齊劃一、有用聽話的「肉體」,而非具有自己獨特個性的「個體」。整個社會如同一座大監獄,每個人都是囚徒。

住在心裡的監視者

  

以上情況,都依仗監視者的威嚇,但如果有一天…… 只有一名獄卒被分派到監視塔,在監視期間他睡著了,醒過來發現已過了四小時,你認為囚徒在這段期間依然會保持秩序嗎?又或者,監視塔內由AI電腦代替真人監視,但囚徒們毫不知情,他們也會照樣受到制約嗎?

  

答案是,會的。所謂監視者,可能根本不需存在,就在人心裡釘下了一個替身。人們若不知道自己何時會被他人審查,就只能永遠假設自己是被監控的對象。在這樣的情況下,永遠自行警戒自身行為才讓人感到安全。於是,自身就成了自己審查的對象,自己成了自己的警衛,開始監視自己的樣態。延伸至社會層面,則是依據社會規範或界線,評估自身行為有否失常或錯亂,然後誘導自己自我壓制、規訓及矯正。

  正如自願為奴的支國人民,將獄卒視為敬愛的父親,時刻以出賣個人私隱換取一時方便,每天被喂食著元素周期表,還讚歎道「這飯兒真香兒啊」。牆內的監控洗腦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久而久之形成的自我審查與奴性,也就是魯迅所説的「奴在心者」。曾聽聞一些在台留學的中國學生,即使當下已走出高牆,但若課堂談及政治依然不敢吭一句聲,生怕前途受阻、家人惹禍。因此,即使活在民主的空氣下,他們依然自動放棄了公民自由與權利,習慣以往被噤聲、奴役的姿態。即使有朝一日獨裁政權崩潰,長久適應了奴才身份的民眾,也無法具備建構民主國家的意志和精神。


  

雖然不少人都自嘲「香港」已變成「香港市」,但重要的東西,不在表面而存於內心。政權可以霸佔一個地域,但無法禁錮一個民族;可以禁制人的言語,但無力控制人的思想。只要民族意志刻骨銘心,並以各種方式實行,革命之火便能永遠不熄。雖說時移勢易,局勢無法與去年比擬。但只願各位仍記得那時愈挫愈勇、愈打壓愈反抗的意志。只要意志不屈,信念不滅,沒有人可以讓一個自由的人下跪。共勉之。



文:三月兔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