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紅旗反紅旗?

42nd Jul 22, 2020

生於90後,通識科對於大饑荒、文革又輕輕帶過,對很多香港年輕人來說,毛澤東只是一張掛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巨型照片。直到反送中運動,不少中老年人指摘抗爭者為「黃衛兵」、國安法讓人聯想起文革動輒得咎的白色恐怖時期,「毛澤東」才躍現於年輕人心中。

毛啟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階級鬥爭。簡單來說,毛澤東利用群眾的力量,打倒(甚至打死)自己的敵人。文革十年,毛澤東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惜犧牲國家的經濟及文化發展,以及大量人民的生命。一直以來,中共對於這段歷史都是避重就輕,要了解這段歷史只能靠外國記者及作家的報導。不過,自從「鬥黃」事件開始,有網民翻出父輩留下的原版《毛語錄》,並驚訝地發現,其思想居然跨越時空地適用於香港抗爭。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根本就是be water;毛澤東提出共產黨三大法寶「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叫人勿分化;「刀把子、槍桿子與筆桿子」完美地演譯了和勇不分的抗爭模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告訴我們200萬+1人的力量;而最有名的「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意思更是不喻自明。

那麼到底我們應否打著紅旗反紅旗?國安法立法後,香港人都變得戰戰競競,似乎講句口號、唱首歌都會顛覆國家政權,甚至衍生了數字版《榮光》、幾何版及食字版的口號。根據香港政府七月二日發出的新聞公報(節錄如下):

「特區政府發言人今日(七月二日)作出以下嚴正聲明:「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在今時今日,是有港獨、或將香港特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改變特區的法律地位、或顛覆國家政權的含意。」

特區的法律地位用八個字就可改變,鄭女士未免太高估我們。不過,這麼說,叫中共的口號,總可以了吧?

關於這一點,很老實,我也不知道。寫這篇文章時,剛好新華社公佈了最新的禁用詞,除了令人莫名其妙的粗口諧音如「瑪拉戈壁」 之外,連「影帝、影后、男神、女神」也被禁。我們從《毛語錄》學的從不應是口號,因中共正利用文字及具中國特色的Newspeak,抹殺人民表達意見的能力;難保有一天,中共稱從來沒有毛澤東這個人。

《孫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除了從自己角度思考,更要從其他人的角度思考,了解藍絲、政府、甚至中共的想法,才可百戰百勝。《毛語錄》一事證明,即使敵人政治立場不同,也能給我們有用的資訊。在政黨標籤以外,應先了解、再去蕪存菁,從中抽取值得學習的思想。

如果我們沒有獨立而完善的政治理念及想象,即使推翻了政府,也未必能建設出理想的新政府。抗爭並非一朝一夕,沒有必定成功的方法;不過,回望以往世界各地成功的抗爭者,就會明白鍛鍊身體及大腦同樣重要。極權者自然會用盡方法,打壓抗爭者的自由,但他們無法打壓我們的思想。只要我們堅持思考,無論身在何方,也總能保持腦中那片自由的天空。



文:麻甩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