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線抗爭

Jul 21, 2020

為什麼有人會說「香港有險可守」?為什麼川普到現在還未能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為什麼歐洲國家還是想和中國保持友好的合作關係?

那是因為全世界(包括香港人)根本就不了解中國人。

中國能在短短的3、40年間極速崛起,全因自由世界對它的縱容——自由世界不了解中國人的價值觀,且趨向用西方思維方法解讀中國的國情、民風,導致誤判形勢,作出錯誤對華政策。中國在這些錯誤措施的護航之下,日益強大,成為了可以威脅全世界的超級怪物。

中國人的價值觀是什麼? 兩句話可以總結。

1.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中國只有兩種人:皇帝和臣子。中國古代哲學中,沒有「人人生而平等自由」的想法,不是我做你的主人,就是我做你的奴才。時至今日,粉紅崇拜習近平、盲從黨領導,仍將自己視為中共的臣子。就算有天大的不滿,例如武漢肺炎爆發,也只敢罵地方的官員,像某武漢市長——武漢市長不是皇帝,只是個臣子,大家的身分還算平等,是可以罵的。

此外,中國是一個很有野心、有侵略性的國家,不光是要統治14億韭菜,還要統治全天下。「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這些話不僅限於寫在史書裡的文言文,而是一種思想,依附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的腦海裡。習近平受人吹捧的「中國夢」,就是想要恢復漢唐盛世——那萬邦來朝的時代。

也是受到這種思維影響,中國才會一直稱呼西方國家為「西方敵對勢力」。在中國人的思維裡,只有主奴兩類人;西方國家不從中國、要和中國平起平坐,還高舉民主自由,叫中國的奴才不要再當奴才了,這不是造反嗎?難道不該稱為敵對勢力嗎?

可惜的是,自由世界的人民就是搞不懂中國人。他們以為可以和中國人做朋友,中國人卻一直都視他們為敵。西方人以為自由民主是空氣,每個人都需要,中國人卻就只想要臣服要強權之下。和中國人談論西方價值觀是對牛彈琴,彈了幾十年,一點用也沒有。因為中國人是需要崇拜強權的,比起人人平等的大同社會,他們更願意跪拜在金戈鐵馬和無堅不摧的政權之下。對付中國人,也許只能用蒙古人和滿州人的那套鐵血政策。

2. 「舉著紅旗反紅旗」

這句話出自文革後期,一開始指反對毛澤東的人:表面上高舉著擁護毛主席的旗號,但是實質上反對毛澤東、反對極左路線。所謂陽奉陰違、慣於欺騙,這便是了。

中國崇尚欺騙。不單崇尚,還美其名曰:計謀。全世界都在指責中國政府出爾反爾,違反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原則、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時,我想,鄧小平若是地下有知,也會笑道:「沒想到自己的一條計策居然能把全世界都騙進去,還騙了幾十年這麼長,真是機智如我也!」

中國人之所以愛欺騙,背後應有三個原因。第一,中國不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講求公正、公平,凡事都要講證據和真相;但是,中國是一個極權社會,最害怕的就是真相。如果讓奴才們都知道習近平的學歷只有小學生水平,會有何感想?會願意繼續為一個小學生做牛做馬嗎?會不會生出不臣之心,以為「彼可取而代之」呢?在極權國家,真相一旦大白於天下,政權就可能會不穩了。

第二,中國人是沒有是非之心,只有「成王敗寇」:世上只有贏輸,而沒有正歧之辨,因為歷史是勝利者所寫的。在無道德包袱的情況下,他們可以為了取得勝利而無所不用其極,欺騙就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中國共產黨於1921年成立,先是用共產主義、理想社會來欺騙中國人,再拿著改革開放、不走回頭路來欺騙西方,後來,直接拿一個「一國兩制」來欺騙香港人。

第三,中國人是充滿奴性的。當你揚言「這個皇帝太壞了,我要造反!」一群奴才就會跳起來對你口誅筆伐,視你為殺父仇人。若你能學會口是心非地說「皇帝身邊都是一群小人,我要勤王、清君側!」相同的一群奴才便會同聲支持。中國歷史上,這種做法比比皆是,從前的曹操、劉備到後來的朱棣,再到近代的鄧小平等人,哪個又不是「舉著紅旗反紅旗」呢?

所以說,在和中國的博弈當中,我們最失敗的地方就是太老實、太天真、太正直:他們敢在香港鬥黃搞分化,我們卻不會鬥紅。他們敢叫我們曱甴,我們卻跨不過這道德關口。他們敢在香港搞文字獄,我們卻不屑在抗爭中高舉毛澤東的革命金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要明白中國人是不講道理的,若要和他們鬥,也不能講什麼道義,反而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我們總是把抗爭的道德底線設得太高,也太愛和敵人講道義、講法律條文——最後,只能成為另一個唐吉訶德,一個堅持信念、善良,但行為盲目且有害、脫離現實的悲劇人物。



文:蘅蕪君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