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反抗的凱歌:我們的總體戰

42nd Jul 21, 2020

抗爭一年,勝負未分,筆者看見有人失去鬥志,情況不容忽視。故此,筆者希望以此文簡析時代革命的本質,以勉勵眾人堅持抗戰。此文的讀者定位是全體人民,尤其是淺黃或自稱和理非者。如果你是早已抱有覺悟的前線,那麼就此skip吧——不看也可。

總體戰,即「所有人的戰爭」。將人民的所有力量都投入到戰埸上,就如魯登道夫所言:

人民傾盡全力支援戰爭,作為軍隊的後盾,給軍隊以鼓舞和支持……在當前的戰爭中,軍隊和人民已經融為一體,想要分清哪些是人民的事情、哪些是軍人的事情,極為困難。1

這種「和勇不分」的傾向,即使在國與國之間的常規戰爭中也常出現;all-in戰略的巨大威力,在20世紀的兩次大戰中亦被證明。雖破壞力強,總體戰作為雙面刃,對所有參戰國的民眾將造成極大的精神負擔。故此,唯有整個民族的生存遭遇真正威脅、全民決心投入戰爭時,總體戰才能發揮作用。

香港的情況不比外國:我們沒有上文的「軍隊」,最前線的勇武連武裝民兵也算不上。我們面臨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正處於維護民族生存的義戰當中,武裝力量卻匱乏。可以說,時代革命就是反抗殖民者的戰爭:北京殖民者藉訓練有素的部隊,可以輕易滅掉香港民族,我們則因為生存遭到威脅而被迫反擊。

然而,有不少所謂同路人,尤其是數十年前便以民主派自居的政客連這一點也未能看清。有人口口聲聲說支持香港人,但卻以「大局」之名,久久不願大聲向中共說一句「不」。更令人擔憂的是,永遠有人以為只要中途離埸,就可「回到過去那個美好的香港」。不論立埸,筆者只能告知各位一個絕望的事實:回不去了。

我們的心態

同大家講個故事:病毒來襲,男生的女友不幸被成為喪屍,男生不死心,想起以往二人的甜蜜時光,認為女友只是一時病倒,不願離去,結果被已成喪屍的女友咬死,雙雙成為活死人。

當女友變成司法系統、男生變成留戀往日時光的所謂淺黃,整個故事便和現今的香港相似:明知法治不僅已死,還化身喪屍,但仍會因為小部分案件的判決高興,認為香港的司法仍未死去,只是大病一埸而決定給予機會,最終便被感染,成為中共馴養下的又一隻喪屍。

所以,奉勸讀者勿再對現有制度抱有希望。就如末日喪屍故,所有人(包括香港民族)的面前,只有兩條路:為一線生機而努力奮戰,或淪為失去靈魂的亡者。

為總體戰作準備

總體戰需要眾人皆有「民族」之想像,否則只是無源之水。筆者懇請大家努力思想武裝自己,不僅自身要抱有強烈的民族意識,還要盡量向身邊人提倡此概念。[1]

其次,總體戰既以敵方整體民族為戰略目標,就需要己方民族的總體力量。現時的黃色經濟圈,不僅是保護手足的盾,假以時日,將成為香港民族的經濟武器。黃店除可協助資金流動,還可運用地區網絡,完成一部分真正的抗爭事宜:由最簡單的區內敏感物資、信件交流,以至為前線作掩護、成為家庭作坊式兵工廠,為真正的戰事作準備等。

總體戰除了要強化自身,更要削弱敵人的士氣和力量。我們叫得出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就要有覺悟和武裝力量對抗。若正面對抗絕無勝算,便要好好利用不對稱戰術。社會排斥政策便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不僅要支持黃店,破壞敵對資本,更要令敵人在社會上沒有任何立足之地,直至他們的士氣被完全摧毀。

結語

當年愛爾蘭勇武絕非多數,但當地的和理非不僅無條件支援掩護勇武、拒絕與為英國警察提供服務,而且持之以恆,最終勝出戰爭,贏得民族的未來。筆者相信,香港民族若要在對抗14億人的戰爭中勝出,必須付出更多。和理非要做的,不只是單純的買黃店、高呼口號,還有更多。


1 Erich Ludendorff:《總體戰:希特勒崛起的導師與德國開戰的指南》,魏止戈譯,台北:八旗文化。
筆者強烈推薦Telegram channel「香港革命指南」。



文:泰和留仙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