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加上__約等於假象?

42nd Jul 22, 2020

文章開始前,本人有三個疑問:
1 怎樣才叫作「講真話」的好媒體?
2 怎樣才算運用「第四權」得當的媒體?
3 人們只要面對真相,就一定會去相信?但什麼才叫「真相」?

防暴被刺,手足大頭被曝。至7月2日凌晨手足在臨起飛的飛機上被捕,全城除了嘩然,還有聲浪討伐曝光大頭相的《立場新聞》。聲討浪潮除了之前就不喜《立場》的,有更多的是曾稱讚他們的水準、堅持報導「真相」的黃絲。《立場》被黃絲人士舉得高高以後,又丟到地上唾棄,也只能高舉中立,變得沒有「立場」。

《蘋果日報》最初開宗明義地立下「撐抗爭者」、「抗暴之戰」等標題,吸引黃絲讀者。眾人紛紛稱頌:「蘋果是香港少數仍在說真話的報紙。」直至報導理大逃生路線,肥佬黎又與泛民一同在右傾的大環境下堅持左營的「溫和議會抗爭路線」,《蘋果》又回歸「毒果」之名。

這現況關乎一些基本問題,倉促正面回應,如同水焯魚蝦過早揭鍋——半生不熟。在此先放緩,我有兩個故事要講:

第一個故事——有一家人,父母是堅定的撐警人士,平時只看無線。某日女兒同女婿造訪之際,無線電視的幾個台竟全都起了雪花,無法正常觀看。女兒和女婿莫不暗道幸運:去除洗腦,讓父母都接收真實資訊的日子近在咫尺。但隔了一個星期再見,父母仍然會轉向信號窒礙嚴重的J2和無線新聞台。母親的言行中,透露出他們消極地接受了現況,並繼續選擇了自己眼中的「真媒體」。女兒和女婿只能相對無言。

第二個故事——有對情侶,雖同為黃絲,但政向右傾的男友總不能接受左膠女友。女友也是如此,堅持制度內抗爭仍有作用、支持35+、支持和平抗爭。男友拒絕再在溫和路線上下功夫,也不滿意女友的取態與自己不一致。雙方都會把自己認為有用的資訊塞到對方手上,希望對方能接受自己一方的「真理」、「真實情況」。

這兩個故事旨在說明「真相」的版本可能比《西遊記》的翻拍還要多。

實際上,所謂的「真相」會隨著相信的人群增多,增加影響力和重量。負責傳播它的媒體和中介要是編撰得好,它就會慢慢成為不少人的核心價值。藍營的「止暴制亂」、「逢黑衫必暴徒」如是;黃營的「黑白是良知」、「光時、五缺」亦如是。

你以為現在是個資訊通達得可以容易求真辨假的年代?事實卻告訴你這個年代:要麼動員求證一個真實無誤的理據,要麼就動員造就一個能說服人的「真相」出來。而後者往往比前者好完成得多。

是的,從來「真相」都需要脈絡去說服和拉攏支持者;只有事實不容辯駁。「真相」是存在別樣解讀角度的,是可以被詭辯下去的,但客觀事實是能夠被反覆驗證的。價值觀的本質,是串聯而成、合乎人性的故事。這些故事會令人相信法律有約束人民的權力,相信人類真的需要以名為貨幣的紙張交易、用工作換取它們,才能生存下去。

「真相」,是人們有意編織並且主動投誠的「概念股」,若信賴的人群(或者叫同溫層)不形成,就沒有力量,是不會回本的廢紙一張。就算是我們眼中滿嘴荒唐言的中共政府,也在建構他們的「真相」:以為照著西方的制度模版,複製一個「民主」的模子套在中國就好。誰料當他們請求世界視中國為民主國家,卻沒被當回事,反遭到重重質疑。簡而言之,謂之蠢——蠢得只信「自由、民主」的口號,而不學實然的思維。

「真相」又是能夠被動搖的。美國曾被譽為全世界最自由的國度,911後又再無恐怖襲擊疑雲,但「自由、安全兼得」的稱號,在斯諾登揭發「棱鏡計劃」的當下粉碎。安全,是建立在國家對國民以至全世界的無上限監控換來的,而自由,則是一串肥皂泡。在這事例中,每個人都執著「真相」:斯諾登執著的真相是公民知情權,美國政府執著的卻是防範於未然的國家安全。「自由vs安全」因為立場和階層的不同,不設並存的選項。

黃營相信的社會真貌是「自由和法治」,藍營相信的社會真貌是「秩序與管制」;黃營相信的真相是「警暴破壞法治」,藍營相信的真相是「反華勢力指導廢青將香港分裂」……他們本著自己圈子所提供的資訊、故有知識判斷「真相」,也憑這些批判「對面陣營」的錯處。黃對藍的想像是集體失智,藍對黃的是乳臭未乾,各自都為自己的「真理」不受理找了個理由。然而真相是個人性化的詞,對於人們而言,它只是較為習慣的一側。就像那個滿是雪花仍要看的電視台,就像那些行之有年的制度和議會。

臨近結語,稍微補充一下媒體的權力和立場。世界上沒有完全客觀中立的媒體,數得出名的媒體都有立場。在極權國家,媒體的權力是政府下放的,媒體的職責就會有不同的面向,效果自然不同。香港不幸地成為意識形態二元分化的戰場,所以見到鏡頭面向政府,以及筆鋒面向市民的兩種媒體分庭抗禮。

不同意識形態的支持者,會攻訐對方媒體是「假新聞」、「假記者」,判斷真假,好似就只能靠是否中立。然而,「報導中立」沒有較一致且說服力強的定義:媒體只有不被阻礙以及不被限制的採集、編輯自由,(抬手拍下而非拯救的「保持中立」豈是香港現今攝記的專美,早在越戰時期就有爭議)編輯的選擇全都包含個人意志,並沒有可能容下客觀中立的存在;至於新聞從業員,其中立原則大抵是依據「Bias to fairness」的觀念,要不要守住,則關乎自身的立場以及素養。

開頭的三個問題,自己能夠回答自己就好。


※延伸閱讀

  • 《脫歐之戰 Brexit: The Uncivil war》 原著、電影及脫歐相關新聞也可
  • 《Fyre: 國王的豪華音樂節》
  • 《IG喪女取西經 Ingrid Goes West》
  • 歡迎提供新書目。寫作最需要勤讀勤思索。



文:DEIT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