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一國兩際下的《幻愛》

43rd Aug 07, 2020

寫手自稱冒牌齊澤克,這次讓他來做一次翻版精神分析。受《十年》光環加持,本文寫手和編輯不約而同都想,《幻愛》是政治的隱喻;此電影及其影評潮,到截稿這天似已衰落了,但一國兩制及中共發神經,應該還有談論空間吧。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認知問題。無論是(已經成為dead body的)一國兩制,抑或是精神病,都是如此。

在仔細討論前,直接提供大家一個懶人包:男主角就是中國政府,女主角就是(某些)香港人。

我特別想探討電影中兩個場景:一是模擬輔導,在鏡頭的錄影下,女主角步步進逼,叫男主角將自己記錄的「欣欣愛情日記」撕毀拋掉;而另一個場景是男主角在侷促的家裏,同時面對欣欣和葉嵐,如幻似真。

女主角逼迫男主角拋棄曾經有過的美好幻想,等同香港人主動進逼,叫中國放棄自己來歷不明,甚至可能是憑空生成的的遐想——一堆愛黨愛國的清純香江人——轉而踏出一步擁抱眼前的香港人,接納她是和幻想相異甚至相反的存在。於電影的一大高潮,男主角面對兩位女主角的情景,就似中國政府面對所謂「藍絲」、「黃絲」的情況,其中一方美好但「不真實」(至少是大隱隱於市的「沉默大多數」);另一方是聲音會被各種媒體所記錄的、可聽可觸的「污穢真實」。


《幻愛》矛盾的核心,出自某一方渴望被愛,但同時認定自己不會被愛。男主角明知自己有種障礙;他想裝作若無其事,想向愛人坦誠自己的障礙,但又害怕因此而被討厭,甚至於結局一幕拒絕愛人釋出的善意。這一切,都是由於因為他打從心底不相信自己會被接受。

我們可以假定,在男主角向愛人說出「我不介意」(這種美麗的真心話)的一瞬間,他真的毫不在意女主角的一切——因為單方面傾慕及愛著別人總是容易的,無論對方污穢與否。正如正版齊澤克說過的「愛是邪惡」:愛有一種任意性及是武斷的,愛上一個他者,往往不需要什麼光明正大的理由。

用同樣的邏輯,我們也許可以相信,共產中國在某個美好時刻,亦曾全心全意「愛」著香港人(或者,是「香江人」)。暫且不用懷疑這種可能性,因為「我不介意」這句話,有致命的下半部分:「你呢?」

「你呢?」有雙重的意義。表面上,男主角當然是在問女主角,能否接受女主角自己。但同時,他是在確認自己的感情,質疑自己這份主動送出去的愛,下場如何——也就是,這份感情並非單純付出,男主角要求對方有回應,甚至可能是「對等的回應」;這個問句,可能含有對女主角的「榨取」。

正如一個經典的「笑話」: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當人愛著某人,自然會問對方愛不愛自己,所謂的幻愛正正由此開始也由此結束。(當然,十分成熟明智的人會明白無論自己愛著死物或集體或人,也不必然得到回應。)「我付出了,你也必須付出」,不正正是中國自認輸送利益救港後的心態嗎?在此,我們再一次看到港中互動的潛意識和《幻愛》的潛台詞,有共鳴的可能。


其實,與他者交往最大的問題,不是你能不能釋出善意接受對方,也不是對方有沒有釋出善意,而是你能不能接受自己的瑕疵及缺憾。因為最令人悲傷的,是對方已釋出善意,但你因為充滿劣等感,而不信自己會被愛、會被關懷、會被相信會被依賴。這遠比因對方沒有釋出善意而不了了之,更加令人心痛,更似一個「地獄場景」。而這正正是港中關係和男女主角再次共鳴之處,簡直有如鏡像。

女主角在男主角精神病發,面對欣欣和自己時,多次向男主角進行愛的「宣誓效忠」;她願意拋棄教授及社會等道德約束,努力侍奉男主角和自己的關係。

而香港人,面對著中國政府的精神錯亂及情緒崩潰時,不都是要放棄自己很多的「一切」,甚至要宣誓、效忠,和外國勢力斷絕關係,違反世間上的一些道理倫理來「做好呢份工」嗎?無論你是議員、特首(及其候選人),抑或只是一個普通的微生物學研究人員,都必須要向這個隨時都會再次精神錯亂的國家效忠,說出「愛的話語」,來安撫他錯亂的心情。

然而,女主角始終認定,自己是「不守婦道」的「淫娃蕩婦」,也肯定自己做的一切,都會被男主角視作為欺騙感情而概括帶過。這或許是基於一種唯心主義,唯物主義的相反(不如叫它誅心主義):無論你行為如何、付出幾多,都會先被猜疑動機和心態——無論怎樣宣誓,怎樣示忠守規矩,都會被人用便宜的cheap talk「打敗」:「他口不對心,現在這樣做,只不過是想騙你。」

當然,男主角最後病發,的確曾這樣想。在此,先別考慮佛洛伊德或各種精神分析大師的理論,撇開精神疾病和心理深層認知之間的關係不談。在目前的通俗文化之中,人們總認為「直覺」是最純真、原始、不加修飾的。所謂的「精神病發」,不也是這種原始不加修飾的嗎?病發時,人無法用理性雕琢自己的敍述,暴露出最原始的衝動——男主角最深層的恐懼及憂慮,也在此時一一浮現。如今,或許有人會覺得中國也是「精神病發」,但正如上述所說,這不就是一個觀察中共核心思維的好時機嗎?相比胡錦濤、溫家寶、北京奧運時期的中國政府,難道不是來得更真切坦白嗎?

後話

如果從這方向繼續玩味下去,甚至可以理解為何男主角將欣欣幻想成被家庭虐待,急需自己的照料。須知剛回歸時,香港人是被(某些人)想像成終可脫離殖民地管治、終可回到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的溫暖,終可有一個身分的。

若果從這種「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的「作者已死」眼光闡述,還可以把所謂的教授及學系,理解成對國際社會的關懷。過去,部分香港人為迎合中國政府及「發大財」,的確打破了不少應遵守的「守則」:如違反對北韓伊朗的禁運,賄賂(記得何志平嗎),又如會計守則。若香港人一心為了更接近中政府,拋棄原應有的職業道德,下場就是與劇中女主角一樣,無法重返國際舞台(學系),被迫放棄理想。

但不管如何,現實和劇中一樣的地方是:男主角到最後仍然認為自己沒有資格留在女主角身邊。只不過現實比較血腥暴力,儘管中國政府心中知道自己和香港不是一對佳偶,仍可用扭曲變態的方式束縛、傷害對方。

中國政府扭盡六壬,情願「欣欣」向榮,也不要殘酷的真實。



文:Afriday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