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N波肺炎,Failed State最後一根稻草

43rd Aug 07, 2020

馬後炮,來談談武漢肺炎。瘟疫之所以荒謬,乃因它促成了驟然的封閉,使我城弊病與空氣俱不流通;從寫手文章看來,要再呼吸新鮮空氣,不單要自己努力,還要提防雷隊友。

引入病源 港府「賭輸」疫情爆發

本以為香港人民間自救可防止肺炎爆發,無奈的是,港府積極授權中國人入境,又豁免檢疫,終於迎來了第N波本土爆發。要防止問題惡化,必先截斷源頭,正如正確使用安全套比事後丸更為有效。香港政府寧承受事後丸帶來的各種失調症狀,也拒絕戴上一個隔絕和祖國肌膚之親的套——面對節節上升的感染人數,不考慮逾20萬免檢疫人士,亦不修補大開的關口,而諉過排隊和遊行,認定病毒會「無中生有」。

香港政府使用有漏洞的安全套,再迫大家乾哽事後丸;現今,不但要全體市民承受事後丸帶來的失調症狀,也拒絕承認自己的安全套有漏洞 。每日過百宗感染,政府不是考慮超過20萬無需檢疫和隔離的人,亦不是嘗試修補中門大開的籠門,而是諉過排隊和遊行,既定病毒有無中生有的能力;同時默認戶外聚集,開放海洋公園和書展,聲稱不具同一目的活動風險不大,也是香港政府。如果打蛇餅等過山車,或每伴總有人排書展搶頭位都不算「同一目的」,被599G票控的市民,看怕可以伸冤了(事實上不乏素未謀面被砌生豬肉的案例)。

民間防疫只能降低大規模傳染的機率,但潛在病患仍持續增添;政府容許他們自由出入,又開放公眾場所,等同玩一次又一次的玩俄羅斯輪盤,大家只不過等住幾時中頭獎。直至有過千宗新增個案、幾位長者不幸離世,陳肇始始終要見家翁,勉為其難地說出「機組人員這些豁免人士」需要正視,並後知後覺地警告「一定要嚴肅跟進」。但看來,她和林鄭仍未打算取消免檢疫,不知這「跟進」是否又成蘇聯式笑話。然後,就是更大型的(被)和你lunch,大家(被)熱愛返工的下場,就是得在街頭三扒兩撥食完個飯盒。

政府離棄 港人需再自救

港府有意無意令風險一直存在,讓他們日夜「惦念」的經濟、民生,淪為賭局的籌碼。比起嘗試踏出病毒陰霾的所謂「跑步L」、「行山L」,林鄭班子才是真正的「播毒之后」。無論是藉對疫情的恐懼箝制市民、「禁晚市令」抑或近日多番試探的「禁足令」,都只是事後丸般的補救,頭痛醫頭;港府另一邊廂安排中四至中六跨境學生回港上課,這「精神分裂」的政策,令人不禁懷疑港府勾結病毒勢力,「交換人質」——事實上,香港人的確是被政府拿來「較飛」的人質。

與其怪責嘗試踏出病毒陰霾的香港人,港府及特首本人才是「風險源頭」;官員口中常談的經濟和民生,淪為賭局的牌面,但底牌呢?這底牌就在中港矛盾的核心——中央政府不在乎香港人的死活,只利用一眾政治班子,以方便「人上人」利益集團能利用香港作進出口及轉機為目的。

奇怪的是,2月尚有醫護罷工明志,但在武漢肺炎第三波來勢洶洶之勢,大家卻優柔寡斷起來。公務員呼喊兩星期,為的是柒婆恩準一個星期的WFH;書展要等政府宣佈延期,才公佈對策。「自律戴口罩」是不夠的:政府反應比IE慢,港人理應有轉用Chrome的智慧,要先發制人,更要主動自救。正如大澳居民會自動封村,社區應要團結力量對抗政府的不作為:團體爭取WFH要如此,議員施壓、自發活動亦然。(還記得2月初的天水圍檢疫站嗎?)

一年抗爭令大家意識不能做順民,疫情下我們需要的,不會是政府的恩準和打救,更不是「禁食堂令」的無奈和屈就。



文:Afriday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