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禁區

43rd Aug 07, 2020

雖然事隔幾星期,勉強算書刊的牆紙,還是想跟大家談談「禁書」。編輯相信,一個城市對藝文的拘禁愈多,愈反映它的懦弱;而面對寫手所說、設有「知識禁區」的「最黑暗年代」,我引述V煞:「我們被教導要記住思想,因為人可能被捕、可能被殺……但思想400年後仍可改變世界。」

一晚之間,康文署悄然移走公共圖書館的書籍,原因是國安法。國安法下,事物可被賦予政治意味,任由政府魚肉。而這寥寥數本書籍,恐怕只是前菜,陸續有來。

政府把論及「港獨」的書籍下架,彷如在無際的學海中設立禁區,謝絕外人進入。政府要把書籍下架,正是因為中共深明知識的影響力——看中共在教科書裡連番誇獎中國功績,對八九六四卻隻字不提,結果培養出一群愚昧青年便知道。中共禁止知識的傳播在中國行得通,當然也相信這一套在香港有效。

香港最著名的禁書,恐怕是引起銅鑼灣書店風波的《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在中國,大部分與共產黨或高官相關的書都會被列為禁書,即使是記錄史實的——畢竟封閉國度的人沒資格讀歷史,領導人的情史、性史亦如是。另一本《李志綏: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回憶錄》也遭禁,大概是偉大的領導人不可以上床,也不可有人性吧。

對習大大的私人生活沒有興趣的話,中國倒是有不少歷史禁書——所有關於文化大革命、大饑荒、共產黨起源等等的書,基本上都是。馮客的「人民三部曲」(《解放的悲劇:1945-1957年的共黨革命史》、《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及《文化大革命:人民的歷史1962-1976》)算是最入門級的讀物,能讓讀者了解這段被埋沒的時間。

實際上,禁書這件事無分國界,即使在自由世界也曾有多本禁書出現,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1984》、《Animal Farm》等政治暗喻類書藉,又或是色情類小說《Lady Chatterley’s Lover》、《Lolita》、《金瓶梅》等。(不過對於現代讀者來說,這些所謂色情情節其實非常含蓄,《金瓶梅》大部分床戲都是以「一夜無話」四字帶過。想睇甜故,不如去連登講故台。)有些書籍,則因時代關係而曾被禁,《射鵰英雄傳》就曾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被禁,因為其書名與毛澤東名句「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相似。美國小說如《Of Mice and Men》、《Catcher in the Rye》等,因為有粗口或鼓勵婚前性行為等各類原因,也曾一度被禁。

對於禁書此措施,也許有人會認為政府無法禁止互聯網的資訊,單單禁止數本實體書成效相當有限。但誠然,如今這政府,還有什麼做不到的?黑警濫捕、非法殺人、國安法……不就是我們此料未及的嗎?

香港踏入「最黑暗的時代」,所言非虛。港共早已撕下面具,任何在中國能發生的事,在香港發生也不足奇。筆者勸籲各位切勿對政府抱有任何一絲希望,因為這政府早已動真格,務求對港人趕盡殺絕,至死方休。今天她可以禁止書籍,明天便可以禁止互聯網,一切一切絕非不可能。香港人,準備好迎接最黑暗的時代吧?


P.S. 若還要買書,「記得唔好幫襯三中商」。電子書可以去Amazon或各大台灣購書網站如Readmoo、博客來、金石堂等等購買。想買實體書的話,可以支持香港的獨立書店。



文:庸人、麻甩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