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思潮 後記 - 獨立思潮 燃點希望之光

43rd Aug 07, 2020

再多論述、宣言、理念,獨派其實同你同我一樣,過平凡嘅生活,都只係一個平凡嘅香港人。

「我有一個夢想,暫時未能夠宣之於口,無論過程中遇上幾多挫折,就算有幾大犧牲,但係喺夢想達成之前,我絕對唔會放棄。」—— 梁天琦

喺癡線嘅世界,搵一班癡線嘅人

獨派其實就係一班癡撚線嘅人。

喺呢一個出名只顧搵食、不理世事嘅城市,面對一個統治13億人嘅政權打壓,獨派就係一班瘋狂嘅追夢者。當「不可為而為」嘅懲罰係蓋世太保2.0、秘密審判、直接送中、十年以上監禁、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可能都表達唔到佢哋嘅癲。但係香港,就偏偏出現咗呢一班癡撚線嘅人,追逐一個遙不可及嘅夢想。

獨立學社嘅Rick話:「我想同希望加入獨派嘅人講,如果你想一齊幫手,係要有犧牲嘅準備,獨派押上嘅係人生,開始做就要預自己一世都要繼續做落去,今日就算係和理非,講港獨擺街站,都會比人捅一刀。」講到最後,佢自己都唔要求大家咁多,只係交低一句「希望大家考慮入錢」。

但係,可能就係呢個癡撚線嘅香港、癡撚線嘅世界,先需要一班同樣癡撚線嘅人企出嚟,令呢個絕望嘅地方,可以有一點點光,一點點希望。

忠實嘅說書人

佢哋反而冇將自己睇得咁重要。其實呢個專題原本仲打算講香港人追尋獨立嘅未來。但係一問到,國是學會嘅兩位就噉講:「我地嘅角色係梳理已經發生嘅事,去揭示歷史上、策略上嘅意義係咩,而唔係要step by step。落手落腳嘅人好多,自己生產豉油,農業,我哋就係用系統化嘅方式解釋。」

佢哋從來無當自己係軍師,反而相信「革命唔係由論述推出黎,當有行動、有信念,論述就會出現。」佢哋可能只係將自己視為一個忠實嘅說書人,攞起支筆,去將呢一年嘅時代革命、犧牲同埋信念寫出嚟,好好整理。

當國是嘅兩位一路講,一路發現自己拆緊民族主義嘅招牌嘅時候,佢哋冇打算要我改稿,等佢哋可以講返一個偉大民族崛起嘅故事;阿是反而笑一笑,話「其實都係後現代主義嘅矛盾」,輕輕帶過。

或者對佢哋嚟講,最重要嘅從來唔係咩理論或者講法,而係一班手足嘅犧牲、700萬香港人嘅共同體。咩建構香港民族,咩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其實都係靠香港人嘅一雙手。

把由衷的愛灑遍滿地

其實搞左咁耐,獨派都唔係希望做啲咩理論大師、香港大總統,佢哋都只有一個單純嘅小願望,去將香港人呢個故事留落嚟,講出百萬人心裡面,但係無辦法宣之於口嘅話。

獨立學社喺國安法之後出咗篇文,「再細想這年走來,殞落的又豈止一尾鯨魚呢?而跟隨在後的,除了你、也有我、亦有恆河沙數的志士仁人。那由衷的愛終將會成為浩瀚星海中的將燼星火……點亮萬家燈火。願在這個溫柔的國度裡,沒有人會繼續佇立於荒野中;沒有人會繼續徘徊於燈火闌珊處。​」

佢哋或者係肩負緊一個責任,去令曾經由衷嘅愛,喺今日依然滋潤住香港,點燃萬家燈火。呢個甚至唔止係獨派要肩負嘅重任,更加係每一個香港人都要銘記嘅事。喺黎明之前,我地都要喺心裏面點起一盞不滅嘅燈,記住當日嘅信念。將未來還畀昨天,就係我哋呢班僥倖脫險嘅人,共同嘅使命。

無人知道香港最後會變成點,無人知道黎明係咪真係會來到。但願我哋都可以喺最黑暗嘅時刻搵到彼此,將心裡面嘅信念延續落去。

「咒語」

假使你破壞我們的語言。
假使你破壞我們的人民。
也許雨會變成石頭漫布你們的田野。
也許從石頭會射出箭矢
也許石頭會成為你餐桌的麵包。
也許石頭會堆擠在你的腳下。
也許石頭會成為天空覆蓋你
也許海會轉涸成石頭。
變成石頭像你石頭的心
壓迫我們的土地和人民。

—— 愛沙尼亞愛國詩人Kalju Lepik

特此感謝國是學會阿國阿是和獨立學社 Rick 接受訪問,令本專題得以寫成。願三位智慧和勇氣不滅,續為我城點燈。

全專題完



文:E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