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痛苦的人,不做快樂的豬

Aug 31, 2020

自由的空氣越來越少,你會選擇沉淪墮落還是奮起掙扎?

拉開一點看,也許我們此刻的反抗都是無用功,但寫手給出了他仍選擇痛苦掙扎的理由。


8月10日,壹傳媒總部被黑警入侵,黎智英及多位壹傳媒高層被港共政權以違反「國安法」的罪名抓捕。面對新聞機構被搜查,香港人紛紛伸出援手,以實際行動力撐蘋果日報,表達對蘋果日報多年以來守衛香港新聞自由的感謝,例如訂購網上新聞、搶購蘋果日報、落廣告、甚至是購入壹傳媒股份(00282),創下了壹傳媒股價在當日中午前飆升20倍的奇蹟。

不要眼睜睜看著那蘋果被政權摘下

支持蘋果日報,是因為香港人不願意看到是非黑白被中共政權所把持、壟斷,是因為香港人不想成為一個「小粉紅」,是因為香港人支持新聞自由,是因為我們嚮往自由的天空。

也有很多人不喜歡蘋果日報,認為蘋果的新聞多有譁眾取寵的成分、常以狗仔隊的方式將新聞娛樂化,而不是站在公義的立場來深入分析事件,也有些人是因為不喜歡蘋果老闆支持泛民主派的立場而杯葛這份報紙。不過這些都是沒有關係的,所謂君子和而不同,就算大家有諸多的分歧也好,但當面對新聞自由受威脅的情況,我們都會以行動發聲。如果說現今香港還剩下一小塊新聞自由的話,那蘋果日報應該在一小塊新聞自由當中佔一席位的。如果今天我們眼睜睜的看著蘋果日報就這樣被政權摘下的話,明天就可能輪到其他媒體,最後香港就再也不會有任何新聞自由可言。

一場沒有勝算的仗

也許在中共的眼裡,香港人種種的行為根本無關痛癢的,根本不會動搖到這獨裁政權存在的穩定性,也不會左右共產黨的「治港」手段。對那些識時務的人而言,香港人的抗爭是沒有意思的,難道新聞自由真的可以當飯吃嗎?難道沒有了自由,人就會死去嗎?難道區區一個香港可以和整個中國對抗嗎?

沒有錯,我們是在打一場沒有勝算的仗,就像二戰時的波蘭,日後無論是那一方取得最後的勝利,我們都是注定犧牲的,又或者從某一種意義上來看,唯有以香港人的犧牲才能喚醒還在沉睡中的人們,這應該是我們犧牲的意義吧!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快樂的豬,一種是痛苦的人。做痛苦的人,不做快樂的豬。」-- 蘇格拉底【Quote】

放棄抗爭是很容易,舔共的回報更是很豐盛!在這個荒誕的世道裏,真相往往都是醜陋不堪,讓人難過、生氣和絕望。所以有人會選擇把眼睛閉上、把耳朵閉上、把嘴巴也閉上,日日夜夜意淫在共產黨為你築起的強國夢中,這樣的日子是很快樂,也很簡單的。中國共產黨也一定是這樣盤算著:以酷刑罰之、以利祿誘之,能消磨抗爭的聲音,畢竟人性都是自私貪心的,香港人更出名是功利主義的信仰者,在個人利益面前,人人都會為了自保而妥協,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香港人根本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對抗國家,不會做無謂的犧牲。

不過人之所以會成為人,那是因為我們還是有情感、有道德的動物,不是一台冷血的機器。自1949年共產黨在大陸掌政以來,對異見者施行的封鎖鎮壓,香港人都看在眼裡,難道真的會無動於衷嗎?老實說,當知道成為一隻豬就能得到永恆的快樂,令人頓時有在地上跪爬的衝動。然而不幸的是,香港人戒掉這種習性已有過百年,如今已習慣挺起胸膛雙腳走路,恐怕不可能重拾往日蠻風。

活著應是為了比單純活著更重要的東西

人失去了自由,未必會馬上死去,但是人活在這個世上單單是為了活著而活著嗎?不是的,人的一生在於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追求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一個更有意義的人生而活著的。新聞自由未必能當飯吃,但是沒了新聞自由,我們將無法追求事情的真相,當知情權被剝奪,人們就必會成為一隻愚昧無知的豬。

所以我們寧願做痛苦的人,也不想做快樂的豬,因為我們拒絕活在謊言的幻境裏,拒絕成為一個沒有靈魂的奴隸。



文:蘅蕪君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