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科學:拮拮不如擲公字

44th Aug 31, 2020

測試不似預期,不管有沒有機,如誤中亦要隔離(寄調:歲月如歌)

當坦桑尼亞總統用山羊和木瓜,去測試某個神秘國度提供的試劑的準確度,居然都會出現陽性的時候,就可以知道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若果要100%肯定把所有患病(而且有「被測試」)的人全部掀出來,正如支持全民檢測的人所迷信的,最簡單的做法就是把所有測試過的人全部判斷為有問題。這樣就可以確保所有做測試的人群之中,絕無所謂漏網之魚,也就是「無殺錯冇放過手多多」(請讀者自行以小丸子主題曲旋律哼唱。)這方法就是把所有雜訊都當成是信號。至於某神秘國度的試劑是不是這樣子,當然不是。他們也有一些部分被測對象是被判斷為陰性,這個被測試對象就是汽油。

檢測的準確度和實際效用要考慮到更深層次的問題,亦即所謂的偽陽性和偽陰性。把一個男性判斷為懷孕,這就是偽陽性;所謂的偽陰性的例子,就是把一個已經穿羊水、叫到拆天的孕婦判為只是食太飽,把她趕離醫院讓她繼續在街上遊走。

在這個超級傳染病——武漢肺炎的情況下,不管偽陽性或偽陰性都比病毒本身更加致命。若果單純只是把一個男性判定為懷孕還好一點,但若果這個神秘試劑,把你家族中的老爺及老爸判定為武漢肺炎,要送往被集中處理,這可能就一去不返了。這等於誤判你的一個腎有腫瘤必須要切除,事後化驗卻發現它健康無缺一樣。

偽陽性被送往集中營處理後,事後抗辯無門。因為當你被送往集中營時,你已經被身邊的病人感染了,你無從抗辯究竟是被這個神奇試劑「陰咗」,抑或是真正的陽性,死無對證。尤其對老人家和不幸地會有免疫風暴(即體內的免疫細胞興奮過頭,結果Friendly Fire,自己搞死自己)的人,偽陽性基本上等同冤案死刑。當然,不是所有送入去集中營的人都會打橫出來,定有人可以健健康康的走出門口。就好比有人炒蘋果可以賺錢,有人就唔行運囉~

但問題在於:某神奇國度送來的試劑究竟會有幾多偽陰性?亦即係會令多少原本中招的人以為自己安好,施施然和大家飲飲食食,指點富臨山居圖,口水浪花滔滔地「開心share happy hour」?全民檢測反而令更多人放低衛生戒心,反而製造更多「信政府唔驚」的超級群組。

林鄭最愛的哈佛大學研究指出,鼻咽拭子及咽喉拭子驗測準確度只有43%和54%,加上某神奇國度試劑的神奇功效,折上加折。因為筆者有讀過高中數學,而非像小學雞一樣吱吱叫,所以斗膽建議年年第一的特首,倒不如全民派五元銀仔,公我贏,字你輸。疫情過後,那個硬幣還可用於康文署體育館的儲物箱,節省成本同時更鼓勵全民運動,永續健康,唔怕!

原本一個醫學試劑的偽陽性偽陰性測試數據,是必需要公開公正透明。但當香港城市大學副教授小林哲郎做民意調查,都會被引用國安法強行刪去某些問題,相信牽涉到武漢肺炎這種更加重大的問題,國家安全,又會被動搖是吧?

以黑魔法和禁咒幻化出來的神秘國度,只能盛行這種不能宣之於口的禁術;正如"Junk science props up totalitarian regimes. And totalitarian regimes produce junk science."(偽科學托起極權,而極權就製造偽科學。)

後記:

擱筆後數日,美國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發唾液測試,毋需忍受任何棒棒「進來了」之苦,盛惠約10美元(約港幣$77.5),亦已初步用於NBA球員身上。他們大多精壯力健,免疫力旺盛,試劑有用無用,很快有所分曉。當然,筆者深知政府拒絕任何外國勢力干擾,只是森林這麼大,選擇那麼多,何必自囿於一個連擲銀仔都不如,捱貴夾難受的拭紙呢?



文:Caca-cola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