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可怕又可悲的傲慢

Aug 31, 2020

早前,政府收緊防疫措施,下令全港食肆全日禁止堂食,造成社會不少混亂。那幾天,一打開社交媒體,都能看到各種對政府的批評、市民被逼在街上席地而食的照片。工作仍需繼續,安穩進食這一基本需求卻不被滿足。一幅幅在街上進食的照片,不由得令我聯想到去年「珍惜香港」的政府廣告。

有收看TVB的市民應該都對此廣告有印象,「珍惜香港這個家」是該廣告想要帶出的信息,廣告中卻更展現了香港不同的社會問題,房屋問題、政府外判承辦商剝削工人、工時過長等等。不少人認為這廣告簡直是公關災難,只有離地的香港政府才會認為這些是理所當然的基層市民生活片段。

從「珍惜香港」廣告中坐車尾食飯盒的大叔,到今天在街上席地食飯的伯伯——兩個影像,都不由得令我感嘆:這樣的一個政府,真是可怕。那是一種從骨子裹透露出的傲慢,有如天塹般,成為我們和上位者之間的阻礙。

特首對政見不同者表露的傲慢,可以預見;對於「無社會貢獻者」的傲慢,早己習慣。畢竟她早已言明有些人是No stake in the society。執政者不只是敵視青年,更令我感到可怕的是,香港近百萬人的藍領階層,均不入政府眼中。當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被問道,禁止堂食後戶外工作人士如何食飯,他竟回答「如果有寫字樓就返寫字樓食啦。郊野公園得唔得呢?我哋冇限制佢」,理所當然的以為大眾均可安坐辦公室食飯,或只是多走幾步找個公園就能解決的事。疫症當前,不願頒布停工或強制居家工作,卻肆意的修改其他防疫措施,似是要強行維持一個香港能正常運作的假象。

更讓人可悲的是,這不單是一、兩位高官,在鏡頭前表現出的傲慢嘴臉(雖然這已經足夠糟糕),而是系統性的、瀰漫在整個管治階層的傲慢。更甚的是,社會中有不少人都接受這種傲慢,更認為這是香港精神的一種。例如近日彈起的「香港人突然矜貴」論,或收成期人士喜歡放在嘴邊的「當年環境更加辛苦」,都表現了上一輩對於香港畸形的生活型態的理所當然。對於把提出批評的人歸為嬌氣、只懂抱怨、不知感恩,卻視而不見種種社會上存在的問題,這種心態自賤而不自知。

口口聲聲說要珍惜香港、重視民生,卻不會從基層角度考慮的政府,這樣的姿態難頂又嘔心。他們好像認為只要做做門面功夫,廣告播多幾次,就能收攏市民的心,把自欺欺人的說話不斷重複,要求市民去相信。體驗到政府這種傲慢後就能明白到,再多的粉飾化妝,最終也淪為盧偉聰式的「真心」,只是笑話罷了。不說政治立場,這樣的一個政府,不是早該撤換了嗎?但是他們偏偏能在香港安坐高位,無所顧忌,把市民對民生議題的不滿,都歸咎於政治立場,以掩飾自身的無能。讓如斯傲慢對待人民,眼中只有向上級獻媚的班子來管治香港,香港的崩落也是可以預見的事了。



文:言征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