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精神的迷思

44th Aug 31, 2020

「獅子山精神」家傳戶曉,講述著香港人不屈不饒的拼搏精神,代表著香港從漁村脫變成金融中心的傳奇。可時至今日,「獅子山精神」是否還值得被歌頌?還是又只是方便位高權重者管理的一套政治包裝?


「所以獅子山精神係啲咩?」有一日我突發奇想的問朋友。

「一切以錢為依歸咪係獅子山精神」朋友如此的回答我。

在上一輩眼中,「獅子山精神」,是刻苦耐勞、肯捱肯做、努力工作就會成功,是一種以拼搏改善生活的態度。而成功的生活又是甚麼?相信大部分人不用思考都能給出「要有車有樓」這個答案。努力工作去賺錢,再把錢花費在各式各樣的身外之物上,的確是「以錢為依歸」。金錢為先的意識形態充斥在我們生活中的每一處,在不經意間影響著我們。

有些收成期人士念念不忘這種讓他們過上安穩生活的「獅子山精神」,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失去了這種精神才會有這麼多問題。但「獅子山精神」真的這麼好嗎?先不說社會環境改變的問題,在「獅子山精神」的熏陶下,我們都制造了一種畸形生活形態。

從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理論來看,社會的結構分為基礎和上層建築(Base and superstructure),前者指社會經濟制度及生產關係;後者則指建立在基礎上的社會意識形態以及政治等。基礎影響著上層建築的形態,而上層建築會出力維持經濟基礎。在香港六、七十年代時的社會環境及經濟模式,讓努力者皆能有收獲,獲取安穩的生活。在不同媒體的渲染下後,香港人把這現象內化為文化內核,催生了「獅子山精神」一詞。

「金錢至上」的價值觀,方便了上層建築的管治及鞏固經濟基礎——把可控的目標放於香港人的眼前,讓大家窮盡精力追求物質上的滿足,不斷努力工作換取金錢,然後把半生花費在房子上。透過不斷宣傳和讚揚「獅子山精神」,不停強調金錢的重要性,助長了香港畸形的生活形態,把刻苦耐勞視作美德,困囿於固定思維而忽略金錢以外的其他需要。香港人即使不為一層樓而勞碌,也只會把消費購物當做工作以外的娛樂,用吃喝玩樂填補生活空隙,無休止的欲望令人勞累。

從政治上來看,鼓勵「獅子山精神」,能讓香港人容易被管治。當有人感到社會不平等、生活困難時便以自身不夠努力來解釋,合理化種種社會問題。此外,社會參與需投入大量的時間成本但難以在短期內換取經濟利益,關心社會成了「不抵算」及「愚蠢」的事,港人對政治冷感也是自然而然的事。而在現時社會環境艱難的境況下,更是適合宣揚「獅子山精神」,要大家一起「捱下去」、「同舟共濟」。捱得過去是政府與市民同心協力,捱不過去就是你們能力不足了。

不可否認,「獅子山精神」創造了香港的黃金年代,但是時移世易,「獅子山精神」不再是成功的金科玉律,更是限制了我們的可能性。想香港有一個更好的未來,也許我們需要新的香港價值,一個不那麼看重金錢,賦予我們生存以外的價值。

文:言征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