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政

Aug 31, 2020

在這世紀疫症背後,一場民主危機風暴正不斷蘊釀。武漢肺炎發展至今,各個國家陸續使用數字監控技術控制疫情,人權觀察組織早在今年四月便對各國政府的權力擴張表示擔憂。組織擔心市民在特殊情況的一時容忍,使數字監控成為政權的維穩利器,令威權統治成為新常態。

數字監控

人權觀察組織的憂慮不無道理,經驗告訴我們,一旦放棄了某些權利,就再難從政權手上收回——即使是在有健全制衡機制的國家,斯諾登在2013年披露的稜鏡計劃便是血淋淋的例子。在911恐襲後,美國政府以「應對恐怖主義」為名,實施對恐怖分子的監聽計劃,及後發展為絕密級網路監控的稜鏡計劃。美國國家安全局在稜鏡計劃中可以獲得電子郵件、視訊、音語交談、影片、相片、檔案等數據內容,而許可的監聽對象更涵蓋至非美國公民,任何使用參與計劃公司服務的客戶,均為數據收集的對象。事實證明,收集的資料在阻止恐怖主義行動上作用不大。「對付恐怖分子」只是為名,行全國數據收集才是實。

人們在非常時期,為了基本生活不受影響,都願意配合政權,把私隱和自由拱手相讓。政權也得以借「正當」且迫切的理由為掩飾,「半強逼」地從公民身上索取新權力。這無疑是政權欺壓公民的另一種手段。

「香港監控碼」

港共政權自然不會錯過如此「良機」,以「抗疫」之名加緊為自己賦權。8月21日,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公佈了「香港健康碼」的實施詳情。政府稱,「香港健康碼」在防疫的大前提下,讓取得配額的有需要人士能夠把「港康碼」轉換為「粵康碼」或 「澳康碼」,豁免粵、港、澳三地強制檢疫和隔離的要求。

現時不少人有來往大陸或澳門工作的需要,此舉措施看似為他們著想,免卻兩地隔離的麻煩,實際上只是「不去」和「申請健康碼」兩個選項之間的偽命題。市民迫於無奈,只能前往申請。亳無疑問,這是政府打着抗疫的旗號,以放鬆出入境限制為餌,強迫市民接受「健康碼」的落實。

林鄭月娥強調健康碼是在申請人自行提供及同意下,才會交予廣東省或澳門有關當局。此番說話顯得尤其諷刺,說得有需要人士好像有拒絕權似的。面對政治信用破產的政權,難道我們還能期望她在疫情過後,把擴張後的監控能力縮減至從前的狀態嗎?是次「港康碼」的推行範圍看來頗為狹窄,不過是在「試水溫」,看看社會對於引入數字監控技術的迴響。在得到一部分人的妥協後,必然會變本加厲,逐步推行至出入公共場所。屆時,我們的出行動態、人際關係等便表露無遺,一舉一動均被政權掌握。

全面監控時代

距離香港不遠的台灣,並無落實任何數字監控技術防疫,卻始終把本地感染個案保持在個位數字,可見防疫的重點根本不在於監控,而是控制個案來源。監控系統的建立並非一朝一夕,當「港康碼」的應用延伸至日常生活,配合全民檢測建立的DNA資料庫及人面識別智能燈柱的實時監控,一張能夠全天候追蹤市民行蹤的大網便悄然織成。港共政府如今便是以公共衛生危機為藉口,索取與疫情無關的新權力,為日後加強管控言論及監控人民鋪路。假如今天我們妥協,把個人私隱拱手讓人,全面監控時代,指日可待。


參考資料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423-international-tracing-app-convid-19/



文:赤管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