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已死

44th Aug 31, 2020

這篇文,提出兩個心態建議。要知是什麼,就得看完。

街頭抗爭不如往時多,這是我們要處理的客觀事實——拋開仍有的網絡、國際和經濟戰線不談,我們需要預先建立一種心態,即:革命是會「死」的。

不,不是潑冷水。我們可以設想光復香港,然後手足拾起革命的骨殖安葬,但此刻,我們更需要設想革命非自然死亡,否則只是遺留手足支撐一棟碩大無朋的空虛。

說人話,我在提議:想像最壞結果。我承認革命未死,如今僅是冷卻,我亦承認本文標題聳人聽聞,這是為了讓人看到這裡,並放棄盲信:革命是可死的,自殺或他殺。不要以為革命還在以你不知悉的方式進行著——別以為也許有人在建軍、也許有人在尋找本土水源蔬菜源、也許有人正尋求軍事法庭仲裁香港警察(或者,曱甴)、也許有人還在做文宣——別想「也許有人」,這一切,你自己做。(如果你想替革命續命。)

回到第二個建議去:我希望人們在放棄樂觀的同時,也為這種放棄,做好心理準備。因死亡的對語,並非生,而是未曾存在。

港人對抗中共,實計23年,今年最有實感。對於中國,我唯一有好感的是其文學,且只是部分的文學;清朝文字獄的夾縫中,有句詩寫道「化作春泥更護花」。革命之死便是這麼一回事。他存在過,他死了,生時的痕跡則流傳下來,等待再世。

生活所以困難在於生與死是極端的,要不生,要不死,斷斷不可能死一下再活過來。抗爭亦然。倖存我輩頗為兩極,一批極不樂見時代革命冷卻,一批盼望它趕快結束,好回日常。有這種分別,大抵是因為忽略了死的真諦:死是指存在狀態的終結,但絲毫無改革命在史冊上的位置。(能改變這個位置的,只有「有政治性的人」,也就是手足和敵人。)

無論時代革命是死了還是活著,革命精神不會也不該死去。反而,看不見「革命」的現象便若無其事回歸日常生活的人,才是靈魂已死。無論情景何如,手足仍是手足,只是要處理的不一樣:若果革命死去,我們要做的是呵護他的火種;且要抱著紀念戰爭死難者的心態,像在911一週年紐約紀念儀式上、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中一般,念出逝去與被囚的戰友的名字,哪怕要讀一天還是五天。

盡早做好革命會死的準備,人就能把目光轉向對遇難者的關懷和看顧。這種顧念,用行動表示乃是:記錄正史、關心被捕人士、力抗教科書及新聞的篡改。我所能說的到此為止。



文:Y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