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的恨與世界的温柔

45th Sep 30, 2020

謹以此文呼應Y手足之〈革命己死〉

首先聲明:筆者並非勇武,亦不敢僭越勇武之名,但眼見政權強力打壓下,大家彷彿忘記了自己大半年前聲嘶力竭叫喊的復仇、反抗,抗爭熱情漸漸減退,有如早前的社運低潮一樣。然而,敵人並沒有停止行動,在大家不知道的日子,上門拘捕每天發生。在大家討論哪間黃店好食、Miss Pun是真黃還是偽黃、時代革命還是池代夾面比較好時,為香港民族付出最多的英雄卻承受着無盡的折磨。付出最多的人,得到的關懷卻是最少,由愛生恨也不足為奇。

我必須向大家指出一件事。要和理非變成前線,難;要退下火線的人重新作戰,更難。勇武之所以如華南虎般消失,除了極權不遺餘力的獵巫外,更重要的是香港不能再為我們的義士提供棲身之所。看着這文章的你,撫心自問一下,你真的有把抗爭置於日常中嗎?會盡可能把曱甴們的動態拍低然後報哨嗎?會主動拍下疑似被捕(或者,被綁架)者的樣貌並跟進嗎?甚至,退一百步,會路過深水埗時向朋友指出囍囍美食是藍店然後一起罷食嗎?

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最前線勇武的被背叛感絕非一開始便是這樣。明明世間還有溫柔,還可以看到不少家長,即使不幸被捕,也有不少被捕支援、不少旁聽師,但勇武們看清了這些溫柔以外的冷酷:除去這些溫柔,They have nothing left。

我並不希望情緒勒索任何人,但我有責任把事實說出:勇武們面對的,是無盡的惶恐。被曱甴上門拉人固然有之,但更多時候是面對自己人的背叛。被戰友出賣的例子比比皆是,僥倖沒有被狩獵的卻要擔心何處可以流亡。(不要懷疑,台灣沒有義務無限收容手足,而且台灣本身也對部分手足有所忌憚。)更可恨的是,即使真的被送中、被消失,大眾亦只會關注某人和某人的不倫關係。為了香港付出近乎一切,卻連芸芸明星扑嘢都比不上,恨由此而生。

這種恨還只是小恨,真正的恨是勇武的一切(包括信念)都被現實否定。勇武們可以說是最愛香港的一群人,根本不怕犠牲,只怕所作的是「送頭」行為(送頭的定義,請看老湯的信〈薛丁格的香港人〉)。所有前線都基本上問過自己一句:「呢個香港真係值得我做咁多?」當時各人答案也許有異,但觀乎2020年,所有勇武都只得到一個失望的答案。明明說好要反抗、報仇,卻連遊行也不敢去;當初說好的齊上齊落、永不妥協,結果變成泛民擅自媾和極權。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勇武對眾人的恨,與其說是仇恨,倒不如說是恨鐵不成鋼。看着大家每天鬥黃、私怨,卻連一個Tweet、一個聯署、罷用八達通也諸多藉口不做,任誰都會心灰意冷。

筆者之前還押時,曾指出香港人不乏熱情,卻欠持久;現在,似乎又燈中了。香港人,不要再令勇武恨你們了,由今天開始,做返一些原本應該由自己做的事吧。自己的革命與救贖,是無法由他人代理的。即使你無革命捨身成仁的覺悟,至少有時間就寫信給義士吧。如果你認為這些都沒有用,請你以自己的能力,認真為我們將來獨立的經濟、食水食物籌備。要記住,勇武為我們背負所有的仇恨和傷害,我們必須在約定之地向他們送上我們所建造的、充滿溫柔的世界。

文:泰和留仙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