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楊學德畫香港:明嘅就明

45th Sep 30, 2020

楊學德(阿德)成長於70至80年代——產出最多「香港回憶」的年代,他亦曾用各色顏料與畫版,保留種種回憶。然而,「主權移交」後23年,香港人的社區美好回憶、堅信的價值觀終被公開地、活生生地剝去。面對港共政府毫不掩飾其不合法、橫蠻與殘暴,阿德與香港人一樣,感慨今天香港已經面目全非,看著今天的香港,不禁既疑惑又感嘆「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阿德於海港城的展覽《好像在那裏見過你》,展出的畫作延續他一貫風格,繚繞著「港味」;其中,2019、2020年的作品尤讓人納悶,如他所言,「明嘅人就明」。細細地看,畫作中堆疊了許多香港的政治事件,也描繪出香港人的複雜情緒。例如《下一站係》指涉2017年時的「一地兩檢」,寧靜的畫面看似僅僅展示一個地鐵站,然而仔細留意會發現地鐵站竟直通海傍,正是諷刺「一地兩檢」的政治操作「connect」中港兩地,令香港未來更為撲朔。說起地鐵站,在721恐襲、831警暴後,阿德畫成《廢站》,描繪有品牌的鐵路公司如何沒落、失信於民。

時常說建立「香港人」的身份,但筆者認為,食黃店、買印有「香港加油」的產品,恐怕不足以讓我們理解:當我們說「鍾意香港」時,我們到底指自己喜歡香港什麼。文化與歷史必不可缺,但也不應刻意製造,而社區不同的風貌正是我們該竭力保存的文化。阿德的畫筆扣住一些香港的珍寶,可惜有些已是回憶裡的追望。像是《長相廝守》被各色綠樹包圍的公共屋邨、《我們的城堡》遊樂場的攀架、《老巴不死》舊時代的「熱狗」巴士、《你未打俾我》叢林裡的舊式電話亭,都是阿德珍視的香港事物人情。甚至香港1970年代播放日本一部特攝片《快傑獅子丸》,常有正義的獅子頭對付大魔王,這場景都被阿德繪於畫裡,隱喻香港政治環境。細心留意,會發現獅子丸右手舉起五隻手指,左手握劍一隻手指指著土地,「明嘅人就明」。

國安法通過之後,各行各業的創作人都表態反對。不過,對阿德而言,國安法沒造成直接的影響:一來他不是「衝前線」的抗爭者,二來他自言並非玩「紅線」的畫家。從是次的展覽,可一窺他充滿隱喻的作品風格,同樣是他一直深信、藝術的意義──由讀者自行解讀,並不存在絕對的答案。既然「明嘅人就明」,那畫作也不須多解釋。阿德的繪畫手法,還會刻意糊去事物的獨特性,如不會鉅細無遺描繪一個地方、物件,這是由於不想讀者按著該實物來解讀,限制聯想空間——同一事物、景象,每人勾起的念頭都不盡如一。與近年網上政治漫畫家大為不同,阿德的作品非直面衝擊政權,但意念與手筆仍然在發聲。

經歷過往一年多,三權瓦解、警黑合作、法治敗壞,香港的「馬騮戲」布幕掉下,「國際金融中心」這塊「璀璨」的遮醜布撕得只剩碎布。阿德認為港共政府如今擺明車馬與人民為敵,反而讓許多人看清真相,再無法裝睡。以前,香港被形容為《浮城誌異》中那懸掛在空中的浮城,2047年後前途未明,又因為殖民背景所以被指無根;今天未到2047,中共奸計已一目了然。不過,也許是得益於「無根」,香港人正是藉中西交融的發展歷史,建立價值觀與呼喚良知,再培養、堅信自己真正的「根」。就如《照去》一樣——縱然前面有大瀑布,但阿德說:「得一條路行,都係要照去。」

畫家介紹:

阿德成名約於《東Touch》年代,2000年代出版作品大多為漫畫,包括《錦鏽藍田》、《標童話集》及《不軌劇場》等,風格被評為「搞笑」、「佬味」。近年所有作品都是油畫、塑膠彩與水彩作品,阿德表示現在之所以極少畫漫畫,其中一個原因是隨著年紀增長,個人心態有變,而看著近年香港,亦難以輕鬆搞笑地畫漫畫;加上以前過長時間用電腦畫漫畫導致頸椎受傷,現時手繪畫則可豎在畫架上作畫,站著創作亦可。



文:kerokero4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