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甩難?

45th Sep 30, 2020

自國安法實施後,「移民」或者「海外留學」便成為熱門話題,大家好像迫不及待逃離香港,呼吸自由的空氣,但肉身不在中國境內,就真的和中共一刀兩斷嗎?

以前的海外華僑是怎樣的?

清朝以前,已經有華人為經商、宗教和逃難前往外地,而中原王朝往往不太重視他們。乾隆年間,荷蘭人在印尼大規模屠殺過萬海外華人(1998年印尼排華事件),乾隆不但沒有伸出援手,反而說他們「背棄祖宗,咎由自取」。直至光緒初年,清廷才在海外設立第一個領事館,嘗試和海外華僑建立聯繫。

儘管官方不待見,但海外華人對中國一直貢獻良多。孫中山、胡適、蔡元培、魯迅等對近代發展舉足輕重的人物,也曾到海外留學,回國後把西方的文化知識帶入中國。此外,華僑在辛亥革命和抗日戰爭中也積極籌款支持,成為推動中國進步的主力軍。

留學生的墜落

中共教育部在2016年2月曾指出,留學生是「愛國主義教育」的重點對象,顯示政權害怕步清朝後塵——被留學生帶來的普世價值推翻。其實,留學生初到外國,人生路不熟,容易產生濃厚的思鄉情,比起融入外國學生的圈子,更願意和同鄉交流,變相接收的價值觀和出國前無異。

中共也會派出間諜監視和引導其他留學生在校園的思想言行。據大紀元報導,一名中國留學生在去年7月在澳洲參與了聲援反送中的示威活動,即使他已經盡量隱藏自己,但幾天後仍接到在國內的母親來電,指政府對他在澳洲發表的反華言論發出警告,威脅他不要再犯,母親更說只有這樣才能確保他和家人的安全。為了避開監控,一些中國留學生會要求老師在討論敏感議題時,把他們分到沒有中國學生的小組,以免被同胞告發。中共在留學生群體間製造了無形的壓力,積極參與愛國活動的學生可以在回國就業時獲得幫助;相反,如果觸犯禁忌,自己和家人的安危便會受到威脅。留學生礙於就業和安全,往往不敢發聲,甚至為了回國後的前途成為低階間諜。中共爐火純青的統戰手段,令曾經代表自由、開放、進步的留學生,變成膚淺無禮的小粉紅,實在唏噓。

移得走國籍,移不走控制

對於已移居海外的前中國公民,中共也有一套辦法控制。

首先,中共建立了一套成熟的僑務系統,他們會收購華文媒體、興建中文學校和滲透華人社團(如教會和同鄉會),令海外華人因為害怕被排擠而不敢發表反共言論。近日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導,一些外國中文媒體會收到來自中國的電話,指他們的報導「越界」,下次要「小心一點」。中國政府透過這些手段操縱海外華人的投票意向,令其他國家採取親中立場,增強中國的國際地位,還會透過在華人社團的宣傳工作,吸引移民及其後代在中國投資,為政權帶來實質經濟利益。

另外,以家人安全作要脅也是常見手段之一。關鍵評論網曾報導,一些已經成為法國公民的維吾爾人,被中國公安要求交出住址、學校地址、法國護照的掃描圖像,否則就會「拜訪」他們仍在中國的親友,令受中共壓迫的維吾爾人,到了外國都不敢明自張膽控訴政權惡行。自港版國安法實行後,中共對國內外港人的態度也轉趨新疆化,明目張膽地通緝早就入籍美國的香港民主委員會總監朱牧民。在此之前,海外手足也不時在社交媒體收到中國威脅或者被起底。有接受CBC訪問的港人坦言,在加拿大並不是完全安全。中共對於這些為自由逃到國外的前中國公民來說,就像趕不走的厲鬼。

反抗,才是出路

中共的影響力在國外也不容小覷。近年,越來越多外國企業為了在中國的經濟利益自我審查,甚至連政客也被收買,對香港和新疆的人權問題避而不談,直至民意反彈和美國干預,情況才逐步改善。中共的爪牙早已遍佈全球,絕對不是改變了國籍,就不會在你生活出現,比起懷抱難民心態,移民者更應該融入當地人,向他們宣傳反共意識,聯手抗共。



文:人蔘雞湯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