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站在雞蛋的一方——全球反極權運動

45th Sep 30, 2020

極權政府打壓人民並不是新鮮事。可惜,在反送中運動甚至年代更久遠的佔中運動前,國際新聞並不是大部分香港人(豬)關心的事。其實極權問題一直存在,而某些國家抗爭者面對的打壓,甚至比香港更加嚴重,示威場面也比香港的抗爭更加血腥可怕。我們的國藉、膚色、語言也許有所不同,但其實我們的身份都一樣——我們都是高牆下的雞蛋。

自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大家開始留意到世界各地出現的不同反政府運動。從白羅斯反對獨裁政府的選舉舞弊、泰國要求改革君主制、以至最近內蒙古反對漢語教學的示威,相信香港抗爭者看著那些煙霧瀰漫、人民面容扭曲的照片時,真係隔住個mon都會聞到陣TG味。雖然抗爭的重點不同,但我們面對的同樣是不聽民意的政府、警暴及對自由人權的剝削。

共同的經歷讓我們形成一個小小的想像共同體,connect著外國的抗爭者。透過發達的網絡資訊,我們可以交流抗爭心得,之前香港抗爭者用雪糕筒對付催淚彈的方法就傳到了世界各地。在hashtag及retweet之間,我們隱約地感受到自己並不孤單。正正是這一種共鳴,至今仍越戰越勇的國際戰線才得以發揚光大。有了網絡,we connect變得更易。年輕人玩社交媒體玩得出神入化,一個#MilkTeaAlliance hashtag就團結了泰國、台灣及香港三地的抗爭者;媒體一次又一次冒著生命危險拍下攝人心靈的照片也在網絡上瘋傳,暴露了在維籠政權編織的歌舞昇平之下的血與汗。世界各地燃起的革命之火提醒雖然革命的路很長很遠,但我們永不需要孤身前行。

除了心靈上的支持,外國抗爭者給我們的遠不止於此。香港人的抗爭手法著重於靈活變通讓外國抗爭者嘖嘖稱奇,更多次參考,例如在9月24日白羅斯示威者深夜「開花」堵路、泰國示威者也有參考香港black block 文宣教示威者保護自己。反之而言,外國抗爭者的抗爭手法自然也有值得我們參考的地方。泰國人的meme抗爭,以戲謔的方式自嘲或嘲諷nmslese,是對抗及貶低極權的一種好方法,更讓小粉紅氣得紮紮跳;內蒙古抗爭者即使在中國這個說錯話隨時被自殺的國家,仍願意站出來表達己見的勇氣,也許令國安法下的香港抗爭有反思的空間;白羅斯的大學生集體罷課、媒體及藝術工作者集體罷工(甚至辭職),更有科技公司表示會撤資、奧運運動員表示會罷賽,可見國民的團結一心。

這樣說並不是要比較,也不是放負踩港。每個地方的情況都有不同,香港的政治及經濟環境更是獨一無二,要是強硬地把另一套放到香港也不可行。只是,無論你是文宣還是勇武、學生還是銀髮,若然覺得走到了瓶頸,不妨看看其他國家的抗爭手法有甚麼值得借鑑。香港人不是最懂得靈活變通了嗎?在這埸運動當中,我們即使屢受打擊卻一直沒有倒下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我們多元化的抗爭手段嗎?運動已經進行了一年,有人可能要遠走他方,有人可能因為國安法而噤聲,快要走投無路之際,香港人的頭腦能夠擦出新火花吧。

全球的革命之火已經燃起,對抗極權的路並不是一條康莊大道。走著走著,我們可能會累了。但在晚星墜落的徬徨午夜,仔細一聽,你也許能聽見在世界各地吹來的號角聲。



文:麻甩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