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對馬:戰火與泥濘

46th Dec 07, 2020

以下段落,都是評論《對馬戰鬼》及侵略者,若有雷同實屬不幸。

「仁,你需要拯救對馬島。」——這是改編自元日戰爭的遊戲《對馬戰鬼》的重點。

光復對馬島,真正的難點是什麼?團結和取得人民的信任。

雖然在遊戲內外,仍有人想做拳民或志村式武士,抱着三島由紀夫的唯美信仰:殉國、神風、玉碎、突擊,寧死也要背水一戰,轟烈一場。但主角境井仁明白,如風似水的應用一切才是真正的勇氣和智慧。 相比爽快光榮(而一事無事成)地死去, 背負著恥辱來求生(完成該完成的)不是更加困難,更加值得挑戰嘗試嗎?

若說香港曾經令人振奮的現場大事件源於Be water的領悟發揮,那《對馬戰鬼》應該是無孔不入的風之再詮釋,免落為現實中「自殺式攻擊」的代名詞「神風」的窠臼。這個對馬島上的虛幻之風,不介意從窗戶天花板草叢邊把敵人捲入死亡的深淵。 正如不停按圓型制,使用無敵的地堂戰術滾動在馬腹之下,令對方失措,然後擊潰,即使自己最後滿身泥濘及醜陋。

但縱然為對馬島犧牲、奉獻自己的一切,也不必然令所有人都理解你、感謝你,正如好一些支線任務之中,你愛著這片土地(及人民),但這片土地(及人民)愛著你嗎?不是所有事情都理所當然,但正如殉身的堂奧,哪怕是一廂情願的痴心錯付,也努力試著無怨無悔;就算是有怨言,也應該是向自己的最親近的人「愚痴」幾句。用任何機會發表自己的意見,還是需要帶給人們一個精神的象徵及新氣象——如何放下私人宿怨悔恨,將會是成為一個偉大的「對馬戰鬼」前的最大障礙。

指責對馬島上的百姓,說他們不參加戰鬥,只躲在不同的寺廟及避難營地中食「人血饅頭」,會否令更多人參加反抗蒙古軍的行動?恐怕唯有以身作則,以進退及忍耐才吸引如鎗川人民及大黑為首的武者加入軍勢。而主角對龍三或是巴這種明確的叛徒,也只有一個簡單原則:追殺到天涯海角。對借機害死政子夫人一家的,也是按照同樣大原則「進行」(當然債主最後自己喐唔喐手就係佢嘅事),反正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難道向村落的鄉夫抱怨就可以大仇得報?

當然,筋疲力竭、精神崩潰時,最希望是能夠有一個爽快明瞭的了結,正如志村大人最後也希望活在一個黑白分明、即時報應的世界;正如所有對馬島上的反抗意志所期待的光復和救贖。但可惜的是,直到驅逐最後一個敵方的根據地之後,仍然會有不同的遊擊及伏擊。光復對馬島後仍然會有不少殘餘敵對勢力游走島上,主角依然未能把刀刃收起,安心做隻對馬鹿(豬)得閒旅遊雲遊四方。

虛擬世界的遊戲設定尚且如此,相比之下現實世界荒謬千百倍,這下子總算有點點釋懷吧⋯⋯



文:AFriday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