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大嶼 明日香港

46th Dec 07, 2020

我們或許無法決定六千二百四十億可以投往何處去,但這一筆高達六千億的款項,説不定能透露權力的流向和預視香港的未來。

明日大嶼的政策重量

從林鄭月中的訪問,能看出明日大嶼的土地願景:「都打餐死,不如打餐大。」一次過開拓一、兩千公頃土地,供應最多二十六萬個單位;商業上發展香港的第三個核心商業區,讓大企業「冠名整幢寫字樓」,提供約二十萬個就業職位;一千公頃的填海、六千幾億的預算,直到二零四七年以後,整項東大嶼都會發展才會完成。

超大的規模、長遠的規劃視野、浩瀚的發展口號,不只向中國的「超前發展」模式致敬,更刻畫出政權對香港未來的想像:當明日大嶼已成今日,根據劇本我城又會何處去?

中國全面進場

「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 讓港澳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 —— 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明日大嶼作為香港的「第三個核心商業區」,將會肩負「被規劃」的香港角色,不但加強港深同城,更要進一步發揮「優勢」。廣州、深圳將成為「國際商業中心」及「創新創意之都」,同時間香港的首要任務依然是「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拒絕讓香港經濟走向多元,反而要將自由和制度優勢榨乾榨淨,將香港的未來判下死刑。

那麼,到了繼續食老本的二零四七年,又有誰會進駐這個新核心呢?早於二零一四年,路透社就曾經報導香港被中國「經濟殖民」的現象,中國企業當時已經佔中環辦公室新租約的一半,以及大手購入地標式建築物和命名權。盛智民更直言:「不能在港定居的人將住在深圳,十分鐘就能抵達市中心上班。」,指出香港將會成為珠三角的「曼哈頓」。

更甚者,前海展覽館上年就已經掛上地圖,當中顯示一條由東大嶼通往深圳的高鐵——未來的香港不需要香港人:霓虹將會以簡體字照亮明日。

香港何去何從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 彭定康 一九九六年施政報告

在陰乾香港未來的同時,卻仍然有人選擇與中共同行,讓自己的收成期成為香港的最終章。從數千億的大型基建工程合約、估算高達萬億的賣地收入、更高昂的樓價和租金⋯⋯明日大嶼,只是明日的利潤,故此不需考慮對海洋生態的破壞、未來海平面上升的危機、全球填海用料的短缺及發展棕地的可能性,唯有收成多寡,方為重中之重。

最終,六千億的財政資源勢成為地產投資:人口老化、醫療資源短缺、社會保障不足、甚至防疫抗疫等對香港人的公共開支,卻以財政儲備不足為由減縮。全民退保會引起結構性財赤,明日大嶼難道就值得動用香港四分之三的儲備?不,因為在官商共謀的政治架構中,政權已經從舊有的商政合一轉為向北方獻媚。

官商共謀的管治階層在本港植根已深,「生於斯、長於斯」,受眾人所托,維護我城利益。然而當中共進場、劇本漸明之時,他們卻背棄香港,成為中共附庸,促成這個史上規模最大的榨取計劃。

把握政治真空

在國際關係破局、政治空間改造的此時,舊香港模式正被急速取締。中國資本全面進場,企圖從政治、經濟、人口等多方面操控香港,同時落實全面管治權,為香港判處緩期的死刑;而本地政商精英亦放棄抵抗,甘願放棄維護香港的國際地位和核心價值,急於「盡地一鋪」去榨取香港最後的利益。

而在「二次回歸」的過度期間,香港將會面臨政治理念的真空:舊香港模式背後的政治邏輯逐漸被扭轉之時,中國對香港的操控依然不足,更無法接受北方的「偉大民族復興」邏輯帶進香港。延續香港舊有模式,信奉本地精英制的港人將會面對覺醒,發現想回到過去亦此路不通。本土、民主陣營必須把握機會應對未來,以香港為本位,重燃時代革命的信念,向全民普及其完整含意。

即使香港的企業和精英一個個離開、僅餘的自由和權力被一層層剝奪,香港人依然擁有堅強的信念和使命,萬代堅守要塞。

Hong Kong people are to run Hong Kong. That is the promise, and that is the unshakeable destiny.



文:Er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